被閹掉的夢魘 ~【呆呆向錢衝網路創業團隊】

男人風流的代價之一,就是在東窗事發後,搞不清楚老婆要如何處置時,晚上噩夢連連,一有風吹草動就驚醒,連枕邊人起來上廁所,都會擔心她順手去廚房拿菜刀、或是桌上拿剪刀,不是把他殺掉、就是閹掉。

小杜終於體會到報紙社會版上那些做錯事情的老公,如何在殘喘的婚姻中茍且偷生。此刻的他,心情還真是挺複雜的。如果怡芬守信用,真的像逼他寫悔過書前所說:「只要你老實交代清楚,我就原諒你!」他願意回歸婚姻生活,徹底了斷和毓馨的孽緣,徹底開始新的人生。

驚慌無眠只想自保
但令他更擔心的是,萬一怡芬不肯善罷甘休,向法院提出通姦的告訴,恐怕他和毓馨都難以全身而退。想到這裡,他還有點僥倖地推測:怡芬會不會原諒我,只告毓馨?
發現老公出軌的夫妻,本來應該是同床異夢的。可是,這個晚上輾轉難眠的小杜和怡芬,各自腦海翻攪的,卻都是同樣的問號。怡芬也在猶豫著:該把他殺掉、還是把他閹掉?
一夜無眠的他們,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小杜顧不得男人自尊,低聲下氣地提出要求:「原諒我好不好?」卻只得到怡芬「嗯!」一聲未置可否的答案。
各自出發去上班以後,愈想愈不對勁的小杜,決定把這件事告訴外遇的對象毓馨。電話中,她驚慌失措地問:「你打算怎樣?你愛我、還是愛她?」其實小杜心裡也沒具體想法,似乎是想要等怡芬的態度明朗化,再決定個人的去留。
其實男人這時候想的,已經不是「現在愛不愛誰?」或「將來要不要跟誰在一起?」的問題,而是「要怎樣做才能保住我的小頭和老命?」這點恐怕已經出乎很多女人的意料了。(明續)

吳若權《幸福人哈啦》

 

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