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諒那難以原諒的 ~【OG咖啡-ATT鑽石團隊】

雨天娃娃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一旦被傷害了,即使結了痂,要痊癒也是很困難的吧?我以為自己不在意,卻還是記得那時候的事情……。

我專心地預習下一堂課,突然眼前出現了不認識的三個女生,硬是把我的書丟出去。

「你不要太得意了!」「你以為你是誰啊!」一臉錯愕的我根本搞不清楚狀況,腦袋一片空白,被罵得一頭霧水。即使她們走了,我還是摸不著頭緒,直到聽到後方傳來了爆笑聲。

原來那三個是學姐,經過我們班時聽見有人在嘲笑她們,於是她們衝了進來,而大家很有默契地指向埋在書中的我,所以矛頭便轉向了我。其實這沒什麼,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我心裡卻還是傳來了碎裂的聲音。

我很清楚不是因為被學姐找麻煩而難過,而是當她們衝進來時「全班」毫不猶豫地指向了我……。

其實我隱隱約約知道,並不是全部的人真的都喜歡這麼做,只是不敢違抗那些勢力強大的人而已。

即使桌子被粉筆寫滿亂畫,我只是安靜地擦乾淨;即使換教室被一人丟在教室裡,我也只是努力跑遍校園找;即使被欺負,但只要不是全部人都討厭我就好了。我覺得自己很堅強,把所有欺負行為當做是開玩笑,但這不過都是我在自欺欺人罷了!突然覺得一直以為支撐自己的支柱消失了,打從一開始我就是一個人……。

心裡有什麼崩塌了,但我還是陪著大家的捉弄笑著。連自己都覺得很假地笑著,為什麼要笑?我也不知道。只是不笑的話,我一定會哭出來。但我絕對不要在這些人面前哭,絕對不要!一旦哭了就真的輸了,或許是因為近乎無奈的絕望才會讓我這麼想吧。

撐過了辛苦的三年,畢業後以為從此之後都跟他們沒關係了,同學會我也都推辭,傷口雖然結痂,但碰觸到還是會痛。我沒有那個勇氣去嘗試撕開。但或許是命運,亦或是偶然,他們向我道歉。那時候的心情複雜到我根本無法思考,我以為我會大罵著說永遠不會原諒你們,但我只是無奈又平淡地說:「算了吧。」明明曾經那麼痛苦,我卻又只因為一句「對不起」就算了。連我自己都覺得難以理解。

「原諒,就是放過自己」,究竟是誰說的話呢?雖然我有時候想起來還是覺得難過,但已經沒那麼心痛了。

我想,總有一天,我一定能夠原諒所有人,然後對他們和過去的自己微笑:「沒關係,我原諒你們了。」

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