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這個 ‘運動明人-蔡明里9.01c’ 分類

其實是幸運

星期五, 四月 27th, 2012

學生時代的房東太太,常苦口婆心勸我們騎機車要騎慢點,她總是用台語說:「快也省不到五分鐘」,不過,那些年我們怎麼會聽得進去,於是摔車犛田簡直是家常便飯,我的母校有一段時間,一學期會有約一人因摔車而上天堂,現在回想起來,不是我們轉倒的技術比較好,真的,就只是比較幸運而已。

昨天傍晚開車出去買晚餐,就在接近捷運麟光站附近,大概就在我前方約三輛車的距離吧?有一輛機車撞到了一位老伯,我立即打雙黃警示燈,並且很緩慢的避開他們,接下來就有點像慢動作一樣,我看到機車騎士正在打電話叫救護車,老伯臉朝上的躺在路中間,我呢?大概有30秒的時間在自我對話:我能為他們做什麼?我該不該停車幫忙他們?我想,同一時間經過的路人、騎士或駕駛,應該也都跟我想著同樣的問題吧?坦白說我是有點猶豫,原因都是很人性化的,也就是什麼不要惹禍上身、多管閒事之類的,但我還是把車停了下來。

有一位騎機車的大叔,比我早先一步出手相助,他不斷提醒撞到後腦且已經流很多血的老伯躺著不要動,現在回想起來,其實遇到意外時,大家都是很驚慌的,這位大叔算是很冷靜且果斷的。我嘛,真的也不知道該怎麼幫他們,所以就決定去指揮交通吧!我就當個會動的人型三角錐,至少可以避免再一次的意外吧?

前幾天還在想,後車廂裡的幾件紀念T恤該送球迷?還是拆開來穿算了?我指揮交通的空檔,回頭看老伯受傷的頭,就直接貼在溼搭搭的地面,我趁車流較少時,回車上把其中一件白色的T恤,拿來給老伯當臨時紗布之用,雖然我到現在還不太確定,這樣做是不是正確的,不過在那個當下,我突然覺得那件T恤擺了那麼久,原來是有它的用途(意)的。

接下來,我繼續去指揮交通直到救護人員抵達,在這個過程中,我深深覺得自己是幸運的,能夠活到現在,然後好手好腳的站在那裡指揮交通,真的不是自己有啥了不起,就只是比較幸運而已。

跟大家分享這件事情,並不是要推廣「見義勇為」這檔事,而是想提醒各位好朋友,不管你是騎小綿羊或騎腳踏車,不管你是開轎車或開卡車,當然也包括我們每個人都會扮演的角色:路人,千萬都要小心再小心!要知道「快快樂樂出門,平平安安回家」,這不僅僅是一句聽到爛的口號,其實它是每個人出門在外的重要目標,而且,真的能夠如此,除了小心謹慎的原因之外,很多時候,其實也只是我們比較幸運罷了!

提醒大家,也祝福大家。

台灣體壇除了民粹還有什麼?

星期六, 七月 23rd, 2011

 

如果你去谷歌一下,就會發現「民粹」是一個中性的用詞,並非大家所想的那麼負面或全然的不理性。或許可以將其解讀成一股狂熱吧?縱使是有時效性的一窩瘋,但咱們冷靜想想:台灣體壇除了民粹究竟還有什麼?

 

我們有沒有普及的運動風氣?沒有!

我們有沒有健全的體育政策?沒有!

我們有沒有良善的運動環境?沒有!

 

不過,不管藍綠怎麼互鬥,不管妳想統想獨還是維持現狀,也不管你喜歡稱我們的代表隊為中華隊或台灣隊,國際體育競賽經常是我們這塊土地的「最大公約數」。日前,中華足球隊在台北出戰馬來西亞,聽說現場有時候是喊「台灣加油」,有時候則是高喊「中華隊加油」,但不管怎麼喊,都是幫身穿「Chinese Taipei」的國手們加油。

 

這次楊淑君的黑襪撤告風波,無疑是澆了所有熱愛體育的國人一盆冰水,也會讓大眾不禁懷疑:國手真的是代表國家嗎?想一想,過去只要有國手或運動員面臨困境見諸媒體,民眾總是口徑一致的聲援與支持,長久以來,大家總認為「國家沒有善待國手與運動員」的想法,經過這次事件後,能夠不動搖嗎?

 

表面上,這次的撤告是保住所有跆拳道選手的國際賽參賽權益,同時也編織了明年倫敦奧運的金牌夢,但是台灣發展跆拳道及各項運動的目的是什麼?就只是為了奧運或大型賽會的獎牌嗎?「運動家精神」是什麼?「追求真相」是什麼?「公平正義」又是什麼?這些普世價值難道都不敵一面奧運金牌嗎?

 

這些年跆拳道不斷面臨被剔除在奧運正式項目的危機,原因大家都非常清楚,這也不是靠精密的電子護具等,就能夠遮掩它邪惡與醜陋的一面,然而當權者押著如同人質般的國手妥協,真的就能夠在「擅於分配」的骯髒組織下,乞討到一面奧運金牌或獎牌嗎?就算能,這樣的獎牌能榮耀青天白日滿地紅嗎?

 

就算許多國內民眾對體育的關心,真的只是一種有效期限不長的「民粹」,但所有從事體育相關工作的官與民都要想清楚,如果連這種「民眾很純粹」的支持都沒有了,請問,台灣的體壇究竟還剩下什麼?

榮耀你的國與家

星期四, 七月 21st, 2011

 

雖然我們常說「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但現實世界中這是辦不到的,在台灣尤其不可能!在世界少棒賽的期間,有很少數的網友問:「為什麼賽前不是演奏中華民國『國歌』?」,其實答案大家都知道(奧會模式),但在開幕典禮的時候,大會還是響起了中華民國國歌,而且外野(不是看台上)總是飄著青天白日滿地紅,能夠這麼做,主要就是咱們主辦之外,我們在棒壇有一定的實力,這不是滿不滿意的問題,而是能與不能的問題。

 

這些年我在轉播國際賽的時候常在想,叫中華隊也好,叫台灣隊也好,不得不接受的中華台北隊也好,國旗也好,會旗也好,國歌也好,國旗歌也好,重點是我們(國家隊等)要用最好的成績、最棒的拼勁來榮耀他們(國旗等),而不是靠他們來榮耀我們。

 

又到了比賽愛國家與愛國旗的季節了,也又到了討論「妳是什麼人」的固定週期了,不過我總覺得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比當一個堂堂正正的好人還來得重要,而且,這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呀!

 

 

 

Ps.如果你硬要問我是什麼人或哪裡人?這麼說吧!我父母都是艋舺人,我只有一本中華民國的護照,有生之年,也不打算有第二本護照到期不算哦!呵呵呵!

 

父親(最後?)的禮物

星期五, 二月 25th, 2011

今天是父親(農曆)過世三週年的忌日,會特別強調是農曆,主要是老爸三年前挑了個四年才會遇到一次的2/29上天堂,所以不用農曆好像也不行。

 

說起來也蠻玄的,包括三年前見到老爸最後一面開始,只要是回老家(主要是探望老媽),我總覺得老爸在天國有幫忙我「喬車位」,幾乎都會在距老家頗近之處,讓我十分驚喜的找到車位,我想,這是老爸給的禮物之一。

 

對於我們兒女來說,最難熬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但對老媽來說,最艱辛的日子或許才剛剛開始?老爸生前與老媽的關係並不理想,所以老爸過世的這三年間,每次老媽只要談到老爸的往事,總是不停的抱怨,一開始我們總覺得「死者為大」,甚至於覺得老媽不該再這樣抱怨,但後來我們想通了,那並不是單純的抱怨,而是一種「怨念」,怨這個老伴怎麼先離開,也可以說是老媽思念老爸的一種方式吧?看這幾天老媽費心思準備了老爸生前愛吃的東西,我想,如果人生能夠重來,老媽應該願意天天準備這些好東西吧?至於老爸,應該也會重新學習如何疼愛自己另一半吧?

 

自從老爸過世之後,我才突然發覺,父母親的健在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父母親能在是兒女的福氣,能夠健康的相伴,更是全家人的福氣!對於老媽來說,或許三年前失去了丈夫,但找回了兒女對她的關愛,對我們作兒女的來說也一樣,雖然失去了父親,但開始懂得珍惜老媽與彼此,我想,這就是父親(最後?)的禮物吧?

 

 

 

 

PS.為什麼是(最後?),因為我不太確定是不是最後,可能還有更多的恩賜等著我們慢慢來體會吧!

 

我媽也是18趴

星期五, 一月 14th, 2011

老媽民國19年出生不到20歲就在北市雙園國小擔任老師所以我們在艋舺老家附近偶爾會碰上一些「婆婆」叫我媽老師」(一開始我真的嚇一跳),那些人多半是當年她帶了五年的學生從小二到小六)。

 

我問老媽:「剛開始當老師的薪水是多少呢?」

老媽回說:「大概是300多元吧!」

我再問老媽:「300多元是可以做什麼?」

老媽想了一下說:「三個月的薪水還不夠作一套衣服!」

 

我想上述對話在全台灣還有很多版本,有「窮苦軍人版」、有「基層公務員版」,當然也有什麼「外來特權版」或啥「肥肥高官版」,像我岳父就屬於「窮苦軍人版」,所以他如果聽到我媽當年領300元,他一定用他濃濃的「外省腔」說:「親家母呀,妳算不錯啦!當時我才月領250,女兒奶粉錢就用掉200…」,不過這種「比慘比苦」的對話與故事,就像眷村一樣,已經逐漸的減少並且被遺忘。

 

這幾年老媽都會與她這些「老學生」固定聚餐,老媽依然很「潔癖式」的堅持要輪流作東或各付各的,我想,這應該不完全是18趴的經濟能力吧?否則當年就不會免費幫這些「老學生」進行課後輔導,也就不會在這麼多年後,這一些老婆婆們能夠開開心心的固定聚會吧?講到我老媽在個性上的「潔癖」,真的是有給她出名!當年老師的外快之一,就是放學後幫學生補習(我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我老媽也有這麼做,記得老媽轉任到北市古亭國小之後,也曾經在家裡擺了一些學校要報廢的課桌椅,幫助一些進度落後的學生進行課輔,只是她堅持不收費用,也不收家長送來的禮物,這下子可苦了我及老哥了,因為逢年過節就會固定上演下列的戲碼

 

(叮叮叮)家裡的門鈴聲响了

我媽就用她怎麼樣都壓抑不下來的大嗓門說:「你們去看是誰?如果是家長就說我不在

就在我們下樓準備婉拒客人的禮物之際

我媽還是會忍不住用她的大嗓門提醒我們說:「東西(指禮物)絕對不能收下來哦!跟她說我出國很久才會回來

總之,不管是timing或理由,都是讓我們與家長會頓時額頭三條線

 

我想應該有蠻多像我老媽一樣的所謂「18趴既得利益者」,在她們當年「入行」時,是完全不知道將來會有18趴這回事?大部份應該都是快要屆滿退休前,才開始瞭解到自身退休後的種種福利吧?光是這一個階段,至少都是幾十年的歲月,以及必須要熬過台灣社會快速的變遷。如果您超過30歲以上,應該都還記得,以前小學老師總是「陰盛陽衰」!因為老師的工作只是穩定而已,男生當老師感覺好像企圖心比較不足,況且在民營企業賺得比軍公教多,沒人會計較什麼趴不趴的問題!就如同股市飆上萬點的年代,一支漲停板就7趴,很多眼紅的軍公教還恨不得趕緊「一次退」,然後去炒股或炒房呢!不是嗎?

 

所以18趴爭議的關鍵是「台灣退步了」!不單是低利率(息)或投報率的問題,而是國民的實質所得不增反減,而且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試想一下,如果現在大學畢業生跟南韓一樣,有個月薪五萬或六萬,而不是比十年前還少的兩萬多,所謂「不公不義」的18趴,根本會像日曆一樣,等到撕完的時候,這個制度也就完全落幕了。所以,不管是誰主政都一樣,不合理的制度本當進行改革外,怎麼樣讓大家的日子過得更好,而且要讓人民對未來更有希望,才能化解基層民眾的所謂「相對被剝奪感」,如果不朝這個方向努力,不要說18趴了,只要比定存高0.1趴,這些爭議也會沒完沒了!

 

老媽雖然天天都看電視新聞,當然也會看到18趴的相關報導,不過她還是用感恩的心情來迎接每一個早晨,然後抬頭挺胸的走向傳統市場,讓菜販們叫她一聲「老師早」!

 

 

PS.老媽前一陣子接到詐騙電話,歹徒就是針對退休軍公教設計的內容,在此也提醒大家要小心!

最初的夢想

星期三, 四月 7th, 2010

 

呵呵,自從有了噗浪之後,就很少在部落格寫文章了,嗯,接下來或許想寫就寫吧

 

話說兒童節當天,某人力銀行公布一份針對上班族的調查,題目是:你現在的工作是否完成兒時的夢想?結果大約只有10%的人「圓夢」,其實這個數字比我想像的還要高。

 

今年中職開幕戰前的搶先報(在育樂台播出),我就特別找機會談過類似的感想,內容大概如下:球員在面臨誘惑時,一定要先想一想,當時決定踏上棒球路的「初衷」是什麼?相信很多人的夢想就是打職棒吧?尤其是當他們剛接觸棒球,中職已經開打的那一代;比較老一輩的球員,如果能夠有機會打職棒,那更是超乎夢想的事情,因為在中職開打前,除了少數菁英能旅外,或者效力於合庫與台電,不然就是到學校去任教,想要一直靠棒球來謀生,簡直是想都不敢想。

 

所以,能夠打職棒的球員們,應該都屬於那10%的幸運兒吧?人性本善,至少小時候善良的比例會比較高吧?應該不會有人從小的夢想就是打放水球吧?又不是「無間道」之棒球版!

 

幸運圓夢的職棒球員們,千萬不要毀掉自己兒時的夢想,也不要毀掉其他人的夢想!這麼做不是為了什麼國球,不是為了聯盟、球團,也不是為了球迷、粉絲,就只是為了你自己與下一代,為了讓自己能夠抬頭挺胸的活在陽光下,為了有一天,你的下一代問你打假球的諸多往事時,你能直視他的雙眼告訴他:「老爸在職棒的成績雖然不怎麼樣,但我至少清清白白的打球」。

 

 

如果驕傲沒被現實大海冷冷拍下
又怎會懂得要多努力才走得到遠方,
如果夢想不曾墜落懸崖千鈞一髮,
又怎會曉得執著的人擁有隱形翅膀

 

 

 

夢想就像球賽一樣,它往往不是在結束的時候結束,而是在放棄的時候結束。

 

「運動地圖」報你知

星期六, 一月 30th, 2010

身為體育圈的一份子說來慚愧直到這一兩年才深刻感受到運動身體力行的重要性西醫給我的建議是多運動」,中醫給我的提醒也是多運動」,相信多運動這短短的三個字也一定是許多人在歲末年終經常立下的新年新希望

 

多運動通常有兩「問題」,一個是時間」,另一個是地點」,現在行政院體育委員會」的台灣運動地圖」(sportsmap.yam.com),可以幫助你解決這兩個「問題」(藉口)。

 

進入「台灣運動地圖sportsmap.yam.com)的網頁,無論你是住在台北或是花蓮等,都可以查詢全台各縣市運動場地位置,並可連結至各縣市運動地圖網頁,查詢詳細場地使用資訊包括開放項目」、「開放時間」、「有無收費」、「交通資迅讓您可以輕鬆找到距離最近最適合的運動場地或場館

 

還等什麼呢快上行政院體育委員會」的台灣運動地圖」(sportsmap.yam.com)吧!

 

球迷想跟我一起追浪的請點左上方的紅色Plurk圖案

星期四, 七月 9th, 2009

噗友粉絲團已經突破3000,就差你(妳)啦!歡迎加入!

CHANGE

星期二, 六月 23rd, 2009

每次媒體公佈各縣市滿意度調查時,我就會懷疑有些球場是否不屬於該縣市?或者被調查的民眾恰巧都不曾去現場看過球?亦或是大部份球迷都實在太善良了?

上半季的某一天,突然看到媒體報導某球場的女廁「終於」加裝百葉窗,第一時間我覺得好笑,但接下來我覺得球迷真的好可憐,否則這種早八百年前就該默默去改善的事情,居然會被當作「德政」讓媒體報導?上半季期間一直有一個衝動,就是想當面請第一夫人(總統、行政院長也啦),只要到球場看球,務必去上一下廁所,而且就去一般球迷使用的,最好來個全國球場「上透透」,然後看球賽時,再指著故障的大螢幕多皺幾次眉頭,或指著沒有大螢幕的外野,露出不解的神情,如此一來,別說百葉窗,搞不好下次連免治馬桶都有了!

說起來既卑微又無奈,但我們所處的環境,想要有所改變,想要CHANGE,似乎就只能用這一招?台灣職棒與很多事情都一樣,許多的改變都是「被動式」的,通常都是到不得不改的時候,才開始改變或被(迫)改變。

這幾年我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台灣(人)其實並沒有虧待台灣的棒球(人)!論政府的預算、論工作機會等,其他體育項目都只能望其項背,不是嗎?我其實不知道主事者與棒球人心裡是怎麼想的?但我看到今年球迷又再一次的給職棒機會,無論是現場的票房或收視率,坦白講,我覺得球迷真的夠寬容、夠偉大、也夠執著,不過,球迷一次次的給職棒機會(CHANCE),是希望台灣的國球能改變(CHANGE)、能變得更好,而且是懷著感恩的心情主動來改變。

就像日劇CHANGE中,飾演總理的木村拓哉所說的:(大意是)如果應該改正的小事都無法改變,那重大的缺失又如何改善呢?或許,台灣職棒的改革之路,就要從看台上的廁所開始

 

PS.記得曾經到拉斯維加斯的3A球場(51區隊)去看球,其實那是一座蠻陽春的小球場,但陽春不代表髒亂,就連廁所都乾乾淨淨的,乾淨到我當下很想拍個照片,只可惜怕被當成變態而作罷。所以,很多事情不是經費多寡的問題,而是後續、延續的問題,別說是大螢幕了,如果你家有一台故障難以修復的CRT電視機,就算你不買台新的,也早就把壞的扔掉吧?所以,很多事情不單是錢的問題,大部份都是心的問題!

 

哈囉!阿姆斯壯!

星期四, 六月 4th, 2009

照片中我右手抱的那位叫「哈囉」,另一位則是「阿姆斯壯」,他們倆是朋友托我們照顧幾天所認識的,說真的,托他們的福,某種程度他們幫了我很大的忙

先談「阿姆斯壯」吧!大家應該看不出來,他的視力幾乎已經看不到了,原因是他總是「繼續的看」,就像照片中一樣,或許他也不覺得自己已經接近瞎了,只是覺得:疑?怎麼世界變得越來越模糊了?好吧!既然看不清楚就貼近點看,還不夠清楚就用聞的,好像不錯吃就舔它兩口,唔?這個人好像是女的(母的),還有噴香香哦!先撲上去再說!假裝她是我媽咪。嗯,那個鄰居小姐姐當然不是他媽咪,唉,男人呀常藉酒裝瘋,阿姆斯壯則是藉瞎扮「知高」(豬哥)厲害、厲害。

那幾天我常在想,如果我是阿姆斯壯,尤其又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我十之八九會縮在某個角落吧?可是他沒有,他總是像一輛只有「一檔」的老戰車,四處的碰撞探險,到外面溜溜也一樣,基本上只有「靈犬萊西」能記住樓梯有幾階,阿姆斯壯每次都踩空再踩空,顯然他對台北的「無障礙空間」,始終懷抱著希望,但踩空後他還是用「一檔」的速度勇往直前。

至於「哈囉」呢?眼力好的很,但是跟很多「拉拉」一樣,膝蓋退化的蠻嚴重的,但是也跟阿姆斯壯一樣,出去溜溜,留下幾封「噓噓MAIL」,仍然是他的最愛。有一天他散步回來之後,因為指甲的緣故吧?地上沾了一些血跡,我們受人之托,自然緊張的很,趕緊送去給醫生瞧瞧,後來才知道是他的壞習慣之一,算是虛驚一場,回來之後他老兄一副:真不懂你們在緊張什麼?我自己舔一舔不就沒事了嘛!什麼時候要再出去溜溜呢?就像照片中的那副模樣

記得我農曆年出國去玩,有一晚不慎割傷了手指,確實是流了些血,但絕不會致命,也不會影響我的行動(因為大部份時間我是用兩腳走路的),可是直到旅程結束,甚至於到回國之後,有一段時間我都覺得「很衰」、「很倒楣」、「很不爽」,加上一些身心上的小毛病,就一直覺得事事皆不順心,還四處「逢廟就拜」,直到我遇見他們兩位之後,我突然覺得所謂「萬物之靈」,大部份時候只是「萬念聚集」罷了,明明不相干的事情,也常會把它們攪和在一起,套句咱們人類的話,就是把問題「複雜化」,在切割負面情緒這方面,或者將事情「一碼歸一碼」,人是遠不如狗狗的。

 

 

後記:你問我「阿姆斯壯」有沒有對「哈囉」高唱「你是我的眼」?並沒有啦!那是「可魯」才會做的事情,但他們倆就像照片中一樣相親相愛,唯一的例外是只剩一根潔牙骨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