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 八月 28th, 2012

名媛威脅 ~【呆呆向錢衝網路創業團隊】

星期二, 八月 28th, 2012

慧君因為父親中風住院和自己小產,陸續請了很長的病假與事假,有時進辦公室也只能做一些支援性的工作,兩個多月來她都是匆匆來去。
同事們不知道慧君小產的事,但體諒她照顧父親很辛苦,大夥兒盡量分攤工作讓她休息。同事們都說公司正在增資,準備拓展大陸市場,想在北京和上海成立駐點,透過網購把台灣的精品伴手禮引進大陸。而這項計劃的幕後資金就是慧君見過的那位美麗多金、廚藝過人的名媛趙琬宜。慧君想起那僅有一面之緣的琬宜,紅潤白皙、吹彈可破的肌膚,落落大方的模樣,隱約間,竟有種自卑與不祥的預感。

 

年紀輕輕結離兩次

中午吃飯時,同事們趁機到附近吃簡餐喝咖啡聊是非︰「聽說財務長有意把那個趙琬宜介紹給副總喔。別看她年紀輕輕,結過兩次婚很快就離婚了,我看,不是靠結婚騙一筆錢,就是很難相處。」「我倒是替副總可惜,年輕有為,何必去惹這樣的名媛呢?何況她成了股東……」慧君第一次聽到這些事情,感覺好像離公司、離孝昌一世紀之遠。她頓時失去了食欲。
 這是附近商圈最常見的咖啡簡餐,一道主食加上兩道可有可無的小菜、配一杯咖啡就要兩百塊,涼了的青菜炒過頭了還泛著黑,大家都只是填飽肚子向胃交代,交流八卦才是重點。啃著三明治的小蘭跟老闆說:「給我冰滴咖啡,日曬耶加雪夫那種。」「你們知道嗎,這家店的冰滴咖啡超讚的……配上這帕尼尼剛剛好。」
 慧君向來自己做菜帶便當,既可口也省錢,她也不懂茶和咖啡。她拿著筷子索然無味的攪著,越發覺得無趣。或許,對孝昌而言,她漸漸就像這一盤簡餐吧。 (舌尖上的愛情7)
 

《青出於藍》小野

只是上床不是外遇 ~【呆呆向錢衝網路創業團隊】

星期二, 八月 28th, 2012

從那次出差夜晚,發生過外遇的肌膚之親後,小杜重新燃起對工作的熱情,連老婆怡芬都發現他活得比從前帶勁,比較少抱怨公司的老闆和同事,回家也變得更加體貼周到。與其說是他不斷妄想著繼續偷腥,不如說是他重新找回自信。

青春肉體給他活力

固然,同事毓馨的青春肉體確實令他眷戀,偷情的刺激也讓他興奮;但是,真正給他全身細胞帶來新的活力,拯救他脫離原本如一攤死水的生命,是被單身女子青睞的那種莫名的榮耀,彷彿自己還有無限魅力。
 打個比方吧,就像是已經被當成壁紙的下市股票,如今又重新上市,不論交易價格如何,總有風光的感覺。當夜深人靜,小杜誠實面對自己,他珍惜婚姻、顧家愛妻,對毓馨純粹只是一夜風流。更何況,後來毓馨也講得很清楚:「我只是因為男友劈腿,和我分手,心情很不好,才會借你身體用一下,希望彼此都不會有負擔,當然也不要糾纏對方。」
 他們都是在公司擔任業務工作,南來北往出差的次數很多,只怕口風不緊,不怕沒有機會。後來的幾次出差,小杜和毓馨還是很有默契地,登記兩間不同的房間,只有肉體需要慰藉的時候,才會短暫共處一室,激情過後就回到各自房間,雙方都表現得很有風度、很有紀律,彼此都知道對方要什麼,給得很放心。
 比較有趣的是,兩個人的身體借來借去、還來還去,露水姻緣,即使次數不多,也很難數得清,更別說還有一夜激戰幾次的紀錄了。小杜只有在回家看到怡芬化妝台上的桌曆,她用紅筆打的圈圈,才會感到慚愧。怡芬如此用心記註夫妻魚水之歡的日期;而他卻對自己的風流帳,漸漸算不清。 (明續)
 

《幸福人哈啦》吳若權

這樣算是吃葷嗎 ~【呆呆向錢衝網路創業團隊】

星期二, 八月 28th, 2012

一位好友最近吃素,朋友聚餐時,話題繞著轉:「那酒呢?麥子釀的應算素吧?」另一位冷靜地像拋出手中同花順:「用高跟鞋喝酒,那酒便不算素的。」大家好奇追問why?他一副老學究被一群小娃兒圍住搶糖吃,老神在在的說:「用新娘子高跟鞋喝喜酒,有新娘的腳底皮膚屑,算葷食!」
唉唷喂啊,個個一聽都覺得好閃,幾乎從椅子上跌倒。
談到性話題,往往如此,結局兩極;不是樂得大家都色上眉梢,就是誤觸地雷,紛紛轉身做乾嘔狀,彷彿壯陽藥沒吃到,卻吃到了瀉藥。

精子只能活6小時

大家尚暈船之際,又有人不安好心眼再下一城:「那吞精液算不算吃素啊?」眾人話興又起了,一席辯說:「就跟酵母菌一樣,素的啦!」「小精蟲還游來游去,是葷的耶。」
反正後來有念生物學的朋友在場,趕緊提供資訊。他指出男人只要不性交,讓一隻中樂透的精蟲著床,與卵結合,橫豎每次打手槍,看個人體質射精量從2c.c.(1億隻精蟲)、7c.c.(3.5億精蟲)不等,這麼多的精子大約只有6小時可存活,吃不吃都無濟於事。
 再來話題更上一層樓:「那口交算素還是葷?」有些人腦筋轉不過來,甚至還以一根手指深入另一手指圈成的洞,一進一出,效法阿基米德在思索宇宙定律。
這時輪到性學家開講了,我說很多人介意吃素、吃葷,界線在於殺生與否(亦有純健康考量)。吹喇叭,當事人不僅沒脫一層皮、少一塊肉,還如到極樂天堂反往了一趟,絕對跟吃素一般裨益身心。
 何況,嘴巴多動還能預防老年癡呆症呢,寧願當花癡,或許可倖免於當呆變癡!

 

《性鬆一下》 許佑生

炎夏內衣褲如何穿 ~【呆呆向錢衝網路創業團隊】

星期二, 八月 28th, 2012

日本女人以前穿和服是不穿內褲的,所以改變,據說是有家白木屋百貨店發生火災,被困女店員穿和服居多,因為圍觀人多,要撈起和服而露出私處跳下,許多女人做不到而告犧牲,真的羞死人,從此女人覺得穿和服也要穿上內褲才能保命;今夏日本特別熱,女人內衣褲怎樣穿,許多女人答案是不穿最好,像紗亞乃表示,我在家只穿「皮衣」!

女人也愛男用四角褲

不穿內褲,很沒安全感,許多女人擔心盜賊上門怎麼辦?1人在家最好穿上讓男人倒胃口破爛內褲,近年流行則穿男人印花的四角褲,像優紀子說:「男人看到跟自己穿一樣內褲的女人,不會有性慾吧!」優紀子想的天真,但男人四角褲寬鬆舒適,也有女人專用沒褲襠的四角褲問世了。
 常有日本男人熱天要自己的女人在家全裸而只穿圍裙;羅萌表示,男人很沒救藥,只要穿成那樣,站在流理台前開始做菜,男人就會尖叫尖叫,蹲在後面後,抓開臀肉而開始撫摸舔吸一番,然後說:「我吃飽了!」雖然什麼菜飯都還沒做好。
 月子常說;「內衣褲是女人自我洗腦最佳道具!穿上性感內衣褲後,身心大膽奔放,自然淫蕩起來!」許多倦怠期男女常用性感內衣褲當性愛導火線,最近也有許多男人幫女人挑選性感內衣褲,期待女人在床上不再當死魚,而男人在選購時也自然會有許多想像。
 雖然女人也能自行網購怪樣性感內衣褲,但若是男人送的,才容易穿戴上,否則像是只有幾條繩子或只露出私處的內褲,還會遭男人懷疑她的性愛履歷或本性,讓男人買或跟男人一起買是上策,羅萌的男人不時送她性感內衣褲,然後說:「連這包裹的內容也一起吃掉!」便開始進攻了。
 

《男女不思議》劉黎兒

性生活殺手 ~【呆呆向錢衝網路創業團隊】

星期二, 八月 28th, 2012

大俊與瑪莉原本各自都有婚姻,離婚來結婚,各自都因此惹來罵名,但他們真是相愛。
恩愛夫妻卻心中卻各有陰影,瑪莉憂心畢竟都是外遇對象,自然也容易懷疑「再度外遇」,大俊總要苦口婆心安慰:「如果不是遇見妳,我也不可能外遇。」
瑪莉又要諷刺:「所以你一直都很愛她?」
大俊對瑪莉有著無比的耐心,無論她怎麼胡鬧,總能溫柔勸撫,但他自己擔憂的卻是「性的消失」,他們倆開始於一夜情,所謂一見鍾情完全都是性魅力,大俊年輕時交往過類似的女性,不出3個月,彼此間的性張力消失,戀情就無法繼續。
他一直想追問瑪莉與前夫的性關係,卻唯恐顯得自己小氣,也擔心多問日後造成陰影。
交往至結婚,到目前已經第二年,除了偶爾小拌嘴,沒什麼問題,他們仍維持一周至少兩次的性關係,會刻意地為彼此保留親密的時間,這也是長期幽會的習慣,婚後他們還會到從前的汽車旅館,儀式一般,似乎在那兒就能全然投入歡愛裡。

汽車旅館是心上刺

是瑪莉提議不再去汽車旅館了,「我總會想起以前你躲在廁所接老婆電話。」她幽怨說。
「以前妳講電話時,我也都忍著不敢發出聲音啊。」大俊也急了,「不然我們換一家旅館。」大俊說。「所以我只適合旅館嗎?不是當太太的料子?」瑪莉疑心病又起了。「我只是想讓妳快樂!」大俊喊冤。「把我當作老婆我就很快樂!」瑪莉喊著。
 戒斷了旅館,瑪莉把臥室布置得也如同旅館,大俊還買回各式情趣用品,那日風風火火,彷彿回到最初的相戀,瑪莉突然說:「那時候,你根本沒想過將來會娶我吧?」大俊學聰明了,不再回話,而是深情吻住她的嘴,他知道,回味往事只會扼殺現在。
 

《命運交織的房間》陳雪

大男人大徹大悟 ~【呆呆向錢衝網路創業團隊】

星期二, 八月 28th, 2012

前天接到一位好朋友的電話,她啜泣悲鳴著,整個通話內容根本只有不斷吸回的鼻涕聲和哽咽聲,依稀可以判讀出的內容是:「老公不讓我回娘家」。為了讓她心理好過一點,我只好跟著罵:「這種天地不容的事怎麼做得出來?還有人性嗎?」雖然我有點心虛,罵著罵著,我也罵到我的內心深處,這一絲絲男人特殊的情結,我當初不是也曾犯下這般的錯嗎!我也常不想跟老婆回娘家,也曾嫌她怎麼這麼愛回娘家?

 

女婿入贅也不賴

我的可愛女兒出世後,我完完全全能了解老婆想回娘家的心情了,看著熟睡女兒的臉,我希望寶貝女兒嫁出去之後能常回家,最好是能天天回家!若是叫那個男的入贅也不賴。女兒不可能在迎娶那天跪拜禮完就與父母斷絕關係,我們是血肉情、養育恩。反觀想常回娘家的老婆不就是如此?換個角度想不就得了。老婆要回去就回去,我再買個好吃的東西一起帶回去。
 《毛傳》說:「寧,安也。父母在,則有時歸寧耳。」文意告知嫁出去的女兒,有時間,要回娘家探望父母,問候雙親健康安寧。但在古代,老婆回娘家後就要盡速返家,要回去煮飯,不可以住在娘家。當然古代用許多的禁忌把女人留在家中,那時可能有效,但現在新時代的女性可能要用牢房才關得住(但她會打113家暴專線),現在的女人不像從前了,更重要的是兩性現在已平權了,若是再以舊思維來限制,鐵定常常上演「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情節。
 還記得那位同事婚禮上,同事的老公對哭紅雙眼的岳母說:「別擔心,我們住得近,一定會常回家的。」這場景我在很多人結婚的場面都見過,但我想很多人都忘了,忘了「她也是岳父、父母的心頭肉」,希望我同事可以生個女的,那她老公就可以和我一樣,在大男人主義作祟的情感中大徹大悟。
 

李宛青╱台南

我還年輕 不想嫁大叔 ~【呆呆向錢衝網路創業團隊】

星期二, 八月 28th, 2012

他有房有車,又沒有中年肥,這位長輩的心意,是我生命中無法承受的情意。

「今天是最後一天了,林主任要請大家吃飯。」陳姐拉著我一塊去,我有點遲疑,因為我和陳姐都不是林主任那組的,和大家不熟,但還是去了。
我待的部門因為公司投資失敗,整個被拔掉,真的很無奈。「你叫小潔,對吧?」沒想到林主任竟然知道我,我在驚訝中點點頭,「我剛從大學畢業,這是我第一個工作……」「別灰心,妳還年輕,有的是機會。」林主任親切的安慰。「來,大家舉杯敬林主任!」同事小王吆喝,「有緣相識一場,大家待會記得留電話,有事互相照顧吧!」林主任這一說離別氣氛更重了。

 

主動熱心 帶我看房

當夜餐廳珍重道別後,本以為就此各自分飛,沒料隔日林主任就打電話給我。他說那晚吃飯時聽說我要找房子,問我找到沒?如果沒有,他妹有套房要出租,可以帶我去看看。天降好運,驚訝連連,林主任還表明可以順道來載我,而且,他帶我去看的,不單是一間出租套房,而是一整排的出租公寓,那排都是他妹夫的。看完,覺得格局有點怪,我有點猶豫。他話題一轉,說妹妹就住樓上,要上去致意一下。
 門一開,老式的公寓頂樓,竟然藏著開闊的歐風天地,他妹和妹夫熱情的打招呼,說他們正在弄晚飯,「來來來,留下來一起吃……」看我臉色為難,林主任說:「沒關係的,我妹的小孩們都出國去了,他們平常也很孤單,就留下來一塊吃吧。」我意外的享受一頓佳餚,很訝異原來有錢人平常就吃這麼好。
 隔天林主任又打來,說他沒事做,正要去吃飯,問我要不要去?第二次坐上他的車,去吃了簡餐。當晚回家後,我接到他的半夜簡訊,透著孤單和暗示,這位長輩大叔對我的心意,是我生命中無法承受的情意,嚇得我過濾來電。
 其實林主任的條件不錯,在高級社區有間房,他特地指出來讓我看過。他今年40多歲,長相不帥,但沒有中年肥,削瘦挺拔,留著長髮,故作瀟灑。我對他的感覺,就像他的車子,雖是兩門名車,款式已經過時,不怎麼吸引人。重點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除了年輕之外,有哪點吸引到他?
 

還沒交往 就想結婚

有天陳姐打電話來,寒喧後直接問我是不是在跟林主任交往?「他妹告訴我,他有帶妳去他家吃飯,他們都很喜歡妳,而且他告訴他妹,他有結婚的打算……」還結婚哩!現在在演哪一齣?我趕緊說清楚講明白,幸好陳姐知道我為人,才還我清白。
無故被傳緋聞,心中一把火未消,林主任又打來,這次我接起電話,決心劃出楚河漢界。只是他顧左右言他,不斷的說他要去大陸發展的事,短時間不會回來……繞了半天,又問我那天套房看得如何?我馬上說我不喜歡,也不需要了!他一聽,倉皇的結束電話。
故事的最後,是一封清晨的簡訊,大意是說他想了一夜,如果我能了解他的心意,就回電給他,不然他就要上飛機了,字字句句生離死別……我嘆了氣無奈的刪掉,睡回我的失業覺。
多年後我才明白,有些(物質)條件好的男人會晚婚,除了害羞(不懂追女生),就是自視甚高、不切實際,以為光用物質條件和熟男見識就可以吸引年輕女生,而且喜歡年輕女生多過熟女;其實,他們應該好好去追熟女才對,因為只有她們才懂得欣賞他們的價值,才有可能吃過一兩次飯,就可以談到終身。
 

香香公主╱台北

借錢讀大學 真不值 ~【呆呆向錢衝網路創業團隊】

星期二, 八月 28th, 2012

我在單親家庭成長,爸在一場車禍去世,剩下媽獨力照顧我們兄妹。她白天在餐廳做洗碗工,晚上又到辦公大樓做清潔,每天辛勞只賺到2萬多塊,勉強應付全家基本開銷。
幸好大伯對我們很好,除了常拿錢接濟我們,還替我們兄妹付學費,從國小一直幫助到高中,後來我考上大學的設計系,雖然很想去讀,但很掙扎,因為是私立學校,光一學期學費就要5萬多塊,家裡經濟不好,根本負擔不起,我們又不想增加大伯的負擔。
但媽很支持我,認為有學歷出來工作比較好找,不像她什麼都不會,只能靠出賣勞力,永遠做最低層職位。由於學費太貴,沒辦法一次繳清,為減輕家裡壓力,我去辦學貸,4年下來共借了50萬。

讀大學這幾年,我一直預期畢業後,能找份薪水不錯的工作,在職場上有發展,把欠債還清,然後存錢買房子,讓媽過些好日子。但出社會後才發現,原來我太天真、太樂觀。畢業沒多久我去當兵,退伍後跑到台北找工作,可是四處碰壁,失業找了半年多,好不容易找到廣告設計的工作,起薪才1萬8,每天固定上8小時班,但經常加班到晚上,還沒有加班費。我想自己剛出社會,沒經驗又沒作品,好歹也算有份頭路,於是蒙著頭乖乖做。半年後老闆替我加薪到2萬塊,當時房租6千,水電約3百,加上還學貸5千多塊,每月生活費剩不到1萬,又要吃又要交通,別說存錢,想拿點錢回家都不行。
 每天上班忙得要死要活,有時候急著趕件做到沒日沒夜,辛苦上班可是領沒多少,熬了3年薪水才調到2萬5,租金、物價都在漲,平常開銷加上還學貸,錢始終不夠用。加上公司一堆老人不肯離開,想升職很難,沒什麼發展空間。花了3年青春,換來多5千塊薪水,我決定離職。
 本來考慮回台中老家找工作,起碼住家裡能省錢,可是中部職缺不多,薪水也沒比較好,只好繼續留在台北。

30歲還背30萬債務

失業這段時間我靠接案補荷包,期間找很多工作,就算我有些經驗,起薪也才2萬多塊,1年來始終找不到穩定工作,學貸雖已辦緩繳,但一直欠錢心裡總不舒服。某次翻開報紙,看見保全月薪3萬6,覺得薪水很不錯,雖然上12小時班,但月休6天;而且保全這行越來越多年輕人做,工作內容簡單,純粹出賣勞力,比我從前領2萬多塊,坐辦公室每天超時工作,有時候星期六、日還要加班來得好。
 

沒錢談什麼都是屁!我快30歲,還背著30萬債務,生活快被錢逼瘋,畢業這麼久,賺不到錢,也沒讓媽的日子過好一點,覺得自己很沒用。當初根本不該借這麼多錢讀大學,現在為還債壓力很大,感覺窮人似乎注定沒希望,現在我什麼都不想,先把錢還掉再說。

火箭新球季VIP座椅 台灣製作 ~【呆呆向錢衝網路創業團隊】

星期二, 八月 28th, 2012

NBA休士頓火箭隊7月以志在必得的出價方式,從紐約尼克隊手中搶走「哈佛小子」林書豪。事實上,早從上月初開始接洽林書豪以來,火箭球團就已著手展開新球季的行銷布局。最具體的行動,莫過於在7月上旬向台灣「折疊椅達人」凌美全,下單採購675張客製化VIP座椅。

     隨著林書豪正式簽約,確定落腳休士頓,火箭新球季的季票銷售與贊助商版圖也逐漸成長。

     凌美全透露,火箭下單時僅確定椅背繡名稱的設計,贊助商名單隨後才逐漸補上,目前已有115張。

     隨著這批折疊椅本周交貨,來自台灣的驕傲也將於林書豪重返火箭的新球季,在場邊陪伴頂級貴賓享受「林來瘋」!

     全黑色的皮革,椅背上有紅色的火箭隊LOGO,下方則繡上球隊贊助商的名稱,包括冠名贊助火箭主球場的豐田汽車、伍佛瑞斯特國家銀行(WOODFOREST NATIONAL BANK)等。再看到部分的椅背上,繡著的可是「老闆」(OWNER),就能知道屆時坐在這些椅子上看球的人,可都是超級VIP!

     「這675張VIP椅,到時候會擺在最靠近球場的courtside區域!」

     凌美全表示,這些位置都會安排給購買季票的頂級貴賓,而像火箭這樣直接在椅背繡上名稱、打造成贊助商的專屬座椅,在NBA也是創舉。

     「2010年,奧蘭多魔術隊搬進新的安麗中心球場時,也跟我買了500張VIP座椅。」凌美全說:「當時的設計是在椅背旁邊製作可拆卸的貼條,可以抽換贊助商的LOGO。像火箭這種,在NCAA(全美大學運動總會)有過,NBA則是第一次。」

     從NBA、NCAA到新洋基球場貴賓包廂,77歲的凌美全以他的自創品牌「SPEC SEATS」,打造了世界第一的折疊椅王國,擦亮「Made in Taiwan」的招牌。

     他設計的折疊椅,不但安全、舒適、耐久坐,更以專屬座椅的行銷策略,成功打入美國校園,九年前和NCAA簽下獨家供應合約,並陸續獲得NBA和MLB的肯定。今年迄今外銷美國的訂單,就超過一萬張折疊椅。

 

籃訓營「瘋」中文 教練團「豪」華級 ~【呆呆向錢衝網路創業團隊】

星期二, 八月 28th, 2012

「哈佛小子」林書豪二度返台,昨天現身天母北體籃球館,穿著白色無肩T恤、右臂帶白色護肘慢跑出場,帶領六十名國小組學員參與國泰豪小子林書豪籃球訓練營,今年除了帶來更豪華的教練團,還大秀頗有精進的中文能力,他更盼望學員們在籃訓營中享受籃球樂趣。

     比起去年,林書豪今年為籃訓營找來昔日金州勇士隊友兼好友大衛李來台助陣,加上哥哥林書雅、體能教練賈許、投籃教練薛普勒,以及鄭慧芸、姜鳳君、林慧美、初詠萱等國泰女籃球員,今年教練團陣容徹底升級,林書豪更親自下場示範,且仔細盯著學員每個動作,當然也沒忘記表演「書呆子打氣法」。

     林書豪這次更大秀中文,一開始分隊時,就用中文說:「最矮的站這裡。」甚至低頭問學員是否去年就來過,講起數字,他也用中文從一說到八,雖然咬字不太清楚,卻讓現場學員驚喜不已,在教學過程中,他更輪流冒出「好球」、「切一個」、「你來守」等中文,與學員之間距離更拉近。

     「首先很感謝這麼多學員與家長到場,希望大家藉由這次籃訓營,可讓球技更進步,更要享受打球樂趣。雖在這個月,我到訪不少城市,可是我一點也不累,反而很興奮,這次回到台灣舉辦籃訓營,就是盼望幫助台灣籃球發展。」林書豪說。

     談起北京、香港與台北三座城市給他的印象,林書豪先是搖頭,稍為考慮了一會兒,接著微笑表示,北京是個充滿歷史氣息的城市,香港給他的感覺很像紐約,來到台北則有很多球迷與媒體都在等他,讓他感到很有趣,完全發揮哈佛高材生的口才能力。

     大衛李除了呼應林書豪快樂打球的說法,也回憶當初跟林書豪相識過程,「當時林書豪剛來勇士,我還是隊長,雖嚴厲對待他,卻也很照顧他,我想他成功的祕訣是正確心態,持續尋求突破與成長。我沒想過他可創造『林來瘋』,卻替他感到高興。」

     今年籃訓營特地從南山高中搬到天母北體的原因,是可以開放樓上觀眾席,讓沒法入選的小朋友與家長,能夠到場觀摩林書豪教學,順便一睹他的迷人風采,不少樓上小朋友一邊看著林書豪示範,一邊跟著試做動作,也算顯示林書豪貼心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