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 六月, 2013

2013陽明山越野路跑賽

星期日, 六月 30th, 2013

由本處及臺北市政府共同主辦、中華民國路跑協會承辦的
「2013陽明山越野路跑賽」活動,
將於102年7月14日(週日)上午6時整
假陽明山中山樓大停車場鳴槍開跑,
當日計有5,000名選手報名參與。
為配合本賽程進行,
陽明山中山樓前
陽明路與湖山路口及陽金公路至小油坑地質景觀區路段
將實施交通管制,
請 經過的車輛、民眾及遊客配合。

相關交通管制措施說明如下:
7月14日上午5時50分起至10時止,
活動路線陽金公路道路交通管制,
為考量參賽選手安全,採行路線雙向管制,
由陽明山中山樓端(南往 北) 至小油坑地質景觀區端
雙向全線管制提供活動選手參賽賽道,
小油坑地質景觀區端至陽明山中山樓端(北往南)
順向開放大眾運輸車輛通行。
交通管制期間竹子湖社區居民可利用陽金公路下山方向
順向開放車道下山至臺北市區,回程時段遇陽金公路道路交通管制,
可經由山仔后菁山路或新園街至冷水坑,
沿中湖戰備道路銜接陽金公路岔路口左轉經小油坑回至竹子湖社區。
公車進場及出場改道事宜,
行駛仰德大道各路線公車於陽明路與中橫街巷口提前左轉,
再改道利用陽投公路(紗帽路)岔路口右轉進場,
出場方向 依照原行駛路線下山。
另休閒公車109、111及681路線
無法依照原行駛路線行駛至陽明山第二停車場轉運站,
將於陽明路與中橫街巷口處左轉,
陽投公路 (紗帽路)岔路口右轉,
利用勝利街岔路口右轉銜接湖山路,再依照原行駛路線下山。
第二停車場轉運站牌等處將張貼公車改道公告,
提醒候車民眾改至陽明山站牌 搭乘。
108路線、小8、小9及129公車
因陽金公路辦理越野路跑賽活動進行交通管制,
無法依照原行駛路線行駛,將採原路線相反方向行駛中湖戰 備道路。
陽明山公車總站發車後經由新園街至冷水坑,
沿中湖戰備道路銜接陽金公路岔路口
左轉經小油坑至竹子湖社區,
再經由陽金公路下山方向返回陽明山公車總 站。
小8、小9及129公車
經由陽金公路下山方向返回陽明山站前
右轉湖山路沿原行駛路線下山,
並於湖山路人車分道路口
設置乙座臨時站牌提供民眾候車等候。
128路線因陽明路進行交通管制,
無法依照原行駛路線行駛至陽明山第二停車場轉運站,
於陽投公路(紗帽路) 及中橫街巷口岔路口
直行陽明山公車總站進場及出場,
下山路線依照原行駛路線。
教師中心站牌等處將張貼公車改道公告,
提醒候車民眾改至陽明山公車總站搭乘。
303及303區間車路線因陽明路進行交通管制,
無法依照原行駛路線行駛至陽明山中山樓,
於陽明路與中橫街巷口標示處左轉約50公尺後,
陽投公路(紗帽路)岔路口右轉,勝利街岔路口右轉銜接湖山路,
經中山樓陽明路岔路口往新園街聯絡道路,
下山路線依照原行駛路線。
教師中心站牌等處將張貼公 車改道公告,
提醒候車民眾改至中山樓站牌搭乘。
皇家客運有限公司(臺北至金山線) 路線
因陽金公路進行交通管制,
無法依照原行駛路線行駛陽金公路至新北市金山區發車站,
活動當日將調整發車時間。
7月14日上午0時至7月14日上午10時,
陽明山中山樓大停車場實施交通管制,
禁止無通行證的車輛進入,
參賽選手請憑乘車券搭乘選手專車至比賽地點。   
為使賽程圓滿,諸多不便之處,
尚請民眾及遊客見諒並請多加配合。
本處聯絡電話:02-28613601轉分機801鄒先生
(假日請轉分機850值勤人員)

確定是肛門瘜肉嗎

星期日, 六月 30th, 2013
三際信息站
自從柯文哲醫師說了
「藍營派隻狗都會贏,更別說派隻豬」這句名言後,
一直覺得台灣的國會也許該立法通過這樣的法律︰
所有參加公職選舉的人,
必需有醫師證明患有「亞斯伯格綜合症」
(Asperger Syndrome,簡稱AS)。

柯文哲曾描述自己說話白目,常得罪人還不知。

但這就是AS人的特質︰他們講話直接,只對事實和真相感興趣,
對話家常和膚淺的交談會表示不耐煩。
基本上,AS人的驚人之語或舉動都不是故意要粗魯的,
他們只是無法昧著良心說謊。

AS人不怕質疑權威;所以如果你不用道理說服,

他們才不會因為你是他的上司還是前輩就接受你的命令。
基本上就是邏輯要通他們才會接受。
總之,亞斯伯格症效忠的是真理,而不是別人的感情;
因說話毫無遮攔而常會被形容為「成功的失調症」,
主因就是他們的專注與執著。

相對於亞斯伯格症,

人格光譜的另一端應該就是病態性說謊者(Pathological Liar)。

精神和心理科學研究人員推測,

也許病態說謊者在愚弄別人時會帶了某種興奮的感覺,
有點像是「成就感」,讓他們持續這樣的行為。
論如何,病態說謊者的口是心非其背後動機仍然是一大謎團,
至今還沒有人確切知道病因。
也難怪對亞斯伯格症的柯文哲而言,
馬英九先生的內心深處跟天方夜譚一樣難解,
柯說︰「馬英九到底是笨還是沒良心?」

不過坦白說,我們家老公也算得上是半個AS。

一聽到馬先生最近的健檢結果,
他當下的反應是︰「瘜肉?確定是肛門嗎?還是腦袋?」

寶貝水噹噹 瞄準親子商機 嬰童泳裝突圍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日, 六月 30th, 2013

聰明人並不是無論何時都聰明,尤其在被自己的感官蒙蔽時。
台大高材生劉凱葳,生來人生勝利組,卻有骨氣不受家業庇蔭,出走闖天涯,只是,失業、轉業,以及時不我與,不得已喪氣回歸,仍亟欲求突破,直到代理英國Splash About嬰幼兒功能性泳裝,關注親子關係的服務,悄悄帶來心境的轉變,從此抓到人生的韻律感、悠哉游哉。

人最怕成為別人的影子。聰明的劉凱葳選擇台大動物系,跳脫家人期待的醫學院,事後才發現,動物系與動物一點關係都沒有。

台大畢業 前途茫然

當他大學畢業,被迫面對前途,「那種沒有明確想做的事的感覺,很惶恐。」尤其在經營紡織品外銷貿易公司的父親面前,「我知道他的期盼,但總希望獨當一面。」他選擇赴英深造,以動物系背景投入海納百川的行銷管理,「以為,方向自然會生出來。」
哪知,讀萬卷書,卻讀不懂自己的糾結與世事之瞬息萬變,「才剛踏入職場,網路就開始泡沫化,接著911事件、台北市大淹水、SARS。」他硬著頭皮進入家業。
「但台灣貿易業已遭遇瓶頸,門愈來愈窄、成本愈墊愈高。」產業分工愈來愈扁平、不再層次分明,「未來不知道往哪走?」紡織業是時代財,因應外銷困難度增加,他迫切感到拓展新路的重要性。

開發市場 重功能性

他注意,家裡經手一項特殊產品:成立於2000年的英國品牌「Splash About嬰幼兒功能性泳裝」,「防漏尿布褲可避免大便污染水源,在英國游泳學校市佔率達90%。」2005年,他開始觀望內銷的可行性。
「外銷歐美商品要求嚴格,特別是嬰童用品;固色劑須符合安全值,造成選色受限又要避免吐色,而品牌Logo在印刷後,要能承受拉扯而不龜裂。」台廠技術就是有辦法滿足細節裡的魔鬼,獲得訂單。
「似乎蠻有機會!台灣沒這東西。」只是,好不容易萌芽的念頭被2008年金融風暴一掃,他膽戰心驚:「因為出社會至今,環境始終沒有好過。」而根本的壓力源,來自獨生子在父業高樓的影子下,擔心自己難以望其項背。

異業結盟 穩步成長

一直遲至2009年才正式代理、網路開賣,他戒慎恐懼,初次站上火線接觸消費者,「畢竟是新東西,市場需要教育。」他把消費者捧在掌心,以影音介紹銷售也當作說明,在保守中前進,並以熟悉材料特性的優勢,為家長解釋泳衣小黑點不是發霉而是卡沙子,更教授如何處理。
另一方面,朝異業結盟發展,「與游泳學校一拍即合,因為坊間沒有可相抗庭產品。」歷經1年摸索期,成績在穩定中成長的過程,他愈來愈看得到全貌:原來長年遮蔽他的,其實只是自己的影子。

源自英國、法國設計,台灣製造的BabyWrap包裹式保暖泳衣,可以在寶貝戲水時提供基本的保暖,且方便快速著裝,每件售價1499元。專利游泳尿布褲,可避免寶貝便便污染水源,而且,襯墊材質有助於清洗保養,每件售價590元起。Float Jacket兒童浮力夾克,具有可裝卸特製海綿,有助訓練孩子脫離依賴浮力衣,售價1780元。

【致勝關鍵】異業結盟

發展異業結盟,與伊藤萬游泳學校合作,推出購物滿額送試泳券,直搗目標客群。

影音說明

產品特色以影音介紹,不僅可清楚介紹產品,還可釐清常見問題,此外刺激感官、幫助銷售。

產品優勢

產品有台灣製造、國外熱銷10多年保證,已經有基礎優勢,只要在行銷上創造口碑、施力。

【劉凱葳小檔案】

年齡:1975年生,38歲
學歷:台大動物系畢業、英國Aston Business School行銷管理碩士
經歷:25歲,亞太線上產品專員
28歲,進入父親的貿易公司
34歲,代理經營英國品牌「Splash About嬰幼兒功能性泳裝」

【店家資料】

★潑寶 嬰幼兒功能性泳裝專家
客服電話:(02)2715-2521
客服時間:9:00~12:30,13:30~18:00(六、日休)
網路商店:http://www.pcstore.com.tw/splashabout/(PChome Online 商店街)
http://splashabout.shop.rakuten.tw/bwp/(台灣樂天市場)
百貨專櫃:全台Baby City娃娃城專櫃
實體通路:伊藤萬游泳學校、花蓮遠雄悅來大飯店

【轉型投入成本】

投資額:100萬元
人力、包材成本:20萬元
籌備、耗損與授權費用:80萬元
註:以上部分數據記者估算

【去年營收】

營業額:800萬元
人力成本:64~80萬元
進貨成本(含耗損、行銷):280~336萬元
通路、網路維護與雜支等:240萬元
利潤:160~200萬元

殺人運將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日, 六月 30th, 2013

為趕赴法院開庭,我在路邊隨手招計程車。車內,司機沉默不多話,我鬆了口氣,確實不太喜歡搭車時,司機先生過度攀談。通常我們在車上,或閉目養神,或準備開庭的案件,或趁空檔在車上打電話談事情,無論做任何時間和空間的利用,都不會希望費神在無效率的聊天。
但透過駕駛座前的後照鏡,發現這位司機外貌枯槁、眉頭深鎖,透出些許暴戾之氣,車上的氣氛從沉默到凝重;或因工作養成的敏銳度,心裡頓時起了疙瘩。我略帶輕鬆的語氣問:「司機大哥,你開車很多年囉……」他撇向後照鏡看著我點頭:「嗯,很多年了。」
我刻意開啟聊天,以便於我隨時判斷這趟車程是否安全,也好決定如何因應。在聊天之際,他鬆開心防,終於開口問:「小姐,請問妳是律師嗎?」
我終於等到他問這句話,因以律師和犯罪者的關係對話最安全:「是的,你好厲害啊,如何判斷?」他被肯定後很開心的說:「我開車很多年,很會看人。我可以問妳問題嗎?」

驚人坦承殺了小王

一般人只要碰到律師,便會藉機詢問法律問題,通常我不會答應。這是對專業的尊重,就如同我不會因為你賣麵,就請你順便下碗麵給我吃的道理是一樣的。然而我本就想藉機了解司機,自是應允。
他開始氣憤地說:「我太太外遇,我殺了那個男人,法院傳訊,我可以不到嗎?我要逃多久才沒事?」他甚至詳述殺人細節,我心想:天啊,大哥,您的語氣未免太「興奮」了些,於是我開始盤算著如何「好聚好散」地下車,心裡邊打鼓邊一派誠懇地說:「殺人案件可以委託律師,若沒錢,也有法律扶助基金會幫忙,殺人案追訴期長達30年,不過與其逃亡30年,不如應訊,還有機會在法庭上說出自己委曲,爭取較輕刑期……」
在他糾結於艱澀難懂的法律程序而尚未回神時,換我「興奮」地說:「司機大哥,法院到了呀!」我儘速下車,錢也不用找了,他有些愣住,我呼一口氣,拍拍衣服、快速走進法院,心想,哎,律師還真不是人幹的。

 

賴芳玉《愛情臉書》

性愛次數虛實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日, 六月 30th, 2013

許多男人年紀稍微大了,就只剩下性愛次數可吹噓,因為只有此事是別人無法證明他在吹牛,是否真做愛那麼多次,只有他才知道,讓人半信半疑,但也有男人不想說謊,卻又想要炫耀,改口說是「我一年依然射精OOO次!」
很明顯的例子就是現在57歲的官能作家睦月影郎,據女流官能作家藍川京指出,他曾幾何時改口說「我一年射精OOO次」,因為「射精」,包括自慰,到底真的跟女人上床幾次,則不明確,任憑想像。

「夫妻還做愛是變態」

睦月也跟大部分日本男人一樣,愛說:「夫妻還做愛是變態!」這年頭已有很多男女不以為然,常遭到抗議;而且說這話的男人,若非外面有女人,或常上風化店等,會被懷疑根本沒在做愛,否則在家裡沒做,在外面也沒做,什麼時候做,像睦月說自己跟妻子時間完全錯開;他深夜寫作,上床時,妻子已在工作了,而妻子上床時,他在工作,是典型的「錯身而過夫妻」無法做愛,那他如何達成「一年射精OOO次」?
有人糗睦月說是「你們夫妻在錯身而過時插入,真夠刺激!」但睦月不回應,抓著年輕男編輯問:「你一年自慰幾次?我去年射精313次,在你這年紀時,則是500次!」500次讓年輕編輯大驚,但睦月自慰履歷數10年,自己都承認精液稀薄化,從白濁變透明,最妙的是他不說「一年自慰OOO次」,而說「一年射精OOO次了」,至於其中跟女人做愛幾次則是祕密了,或許只有3、5次。
要算性愛次數很微妙,雖有人說「一年做愛OOO次(或OO次)」,但其中絕大部分是純插入、無射精的乾式,比濕式的射精次數多很多,有魚目混珠之嫌,比起「一年射精OOO次」,到底哪種較厲害,無從得知呢!

 

劉黎兒《男女不思議》

黃金剩女 大不同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日, 六月 30th, 2013

阿茜跟月姐兩位是辦公室裡最資深的單身女郎。先說阿茜,她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名門千金,身高高、外型亮麗,一路就讀於最高學府。自英國取得了企管碩士後,一路在頂尖外商中過關斬將。不到40歲的年紀,已經穩坐總經理的大位,是標準的「人生勝利組」,但唯有婚姻大事,卻似乎總不見緣分來報到。

月姐竟然 想當後媽

親朋好友給她介紹過的幾個對象,不是直接被打槍,就是約會兩次後無疾而終。她說,自己是名門淑女,總要求個官宦世家;自己是碩士畢業,對方好歹要有個EMBA;自己外型出眾,自然希望對方英俊挺拔;自己位居大位、百萬年薪,對方也該事業有成、富甲一方。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可不喜歡太老的!」至於何謂「老」?在她的定義裡,可不能超過5歲。
再說月姐,她書念的不是特別突出,高職畢業後就上來台北打拼,幾十年過去了,卻依然保有南部人熱情開朗的性格,總是笑臉迎人,在辦公室裡的人緣很好。見她年過40,卻仍小姑獨處,我們想要幫她介紹對象,問她有沒有什麼條件?她想了想後開口說:「我要離了婚,有小孩的。」
我們以為聽錯了,畢竟後媽難當,怎麼會有人一心想往裡面鑽?看見我們訝異的表情,月姐笑了笑說:「我都過40歲了,適合的對象大概也就50上下,都半百了還沒結過婚的恐怕才有點奇怪吧!加上女人到了我這個年紀,應該很難有自己的小孩了,但我不想對方有遺憾,所以若是找個單親爸爸,我想就沒這煩惱了!」
轉眼間5年過去了,月姐如今已覓得她的良緣,成了一個高中男孩的媽。而阿茜,還在年復一年地尋覓她的「高富帥」。

 

薛豹╱台北

賺外快的方法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日, 六月 30th, 2013

同學會中,同學告訴我,她在安親班當老師,現在的一些孩子,不好教又老油條,畫畫出個題目,如「海底世界」,接下來請孩子動手畫,學生嘟嘴反駁:「我不會畫。」她婉言說:「那老師教你畫魚啊、螃蟹、水草之類的好不好?」學生竟回答:「妳如果再叫我畫,那我回去跟我媽說,這間安親班不好,我們不要再來這間上課了。」
再不然,為了滿足家長的要求,有時得幫學生們代寫作業,這樣就可得到甲上,表面是三贏之局,私下的她很不開心,不知是否要辭去這份問心有愧的工作?
聽她說完,我倒是憶起自己就讀小學的時候,幫好友代寫作業賺零用錢的往事。讀小學時,我的成績很好,但只是基層公務員家庭的我們,從來沒有零用錢。約30多年前,童年的我們,賺外快就是:採桑葉去學校賣給同學(老師規定要養蠶寶寶);或者,去撿一些廢鐵、舊奶粉罐、舊紙箱去賣,這樣可買根麥芽糖、王子麵、凍凍果解饞。

金錢交換 代寫作業

有天,家裡做生意的同學小薰,神秘地跟我說:「我有很多零用錢,但是我不想寫功課。如果妳幫我寫的話,國語10元、數學20元,妳覺得呢?」哇,在那個年代,10元可以買可換服裝的紙娃娃,而15元,可去吃一大碗的紅豆牛奶刨冰了呢!我又是寫功課的快手,錢簡直是輕鬆落袋!
身為班長的我,小腦袋也很清楚:第二天的作業,向來都是與隔壁的同學互相交換改,老師是不可能發現筆跡問題的。在評估過風險後,我接下這份「兼差」,每天寫兩份作業。食髓知味後,我覺得錢實在太好賺了,居然還告訴小薰,如果勞作、自然、社會、作文都不想做,也可以讓我來做哦,收5元就好。她也答應了。相較於童年股神小巴菲特懂投資、做小生意,鬼靈精我竟以此法「生財」,且當時的我倆皆大歡喜,沒人覺得有什麼不對。

不知不覺 父親發現

每晚我埋首寫功課時,慈祥的父親偶爾會來拖地。此時,坐在書桌前的我,把雙腳騰高,他用拖把拖過書桌附近的地板後,就離開我的書房。沒想到,有天,父親突然問:「為什麼我天天看到妳做完一題數學後,還會再重抄一遍呢?別科也都是這樣嗎?」
他沒責備我,只是溫和地問。
剎時我羞紅臉,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萬萬沒料到,父親其實目光如炬。而他也是藉拖孩子房間的地板,順道來關心一下孩子寫功課的情況。重要的是,父親沒責難我,令我更不好意思,也明白這種「賺錢」方法並不對。
第二天我就告訴小薰:「我不能再幫妳寫啦,而且妳的爸爸或老師知道了,也很難過吧,妳還是自已寫才會進步唷!」
到小學畢業前,我與小薰仍是好朋友,放學就一起打球、跳房子,我教她功課,炎夏她偶爾回請我吃四果冰。原本功課不起色、約30幾名的她,畢業時竟也領了市議員獎。這是童年一段很豐收、珍貴的友誼呢!
現在這年頭,比起當初的我們已富裕多了,孩子們可能已不缺零用錢與零食了;但我覺得,忙碌的雙薪父母卻更多了,小孩真的不能只丟給安親班就好,還是得抽時間多關心孩子才是上策,不是嗎?

 

布穀鳥╱台北

和L不熟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日, 六月 30th, 2013

當我發現路飛和古力不認得26個英文字母時,內心其實是又驚又喜的。
驚的是,5年來,這兩個孩子如何度過那一堂堂英語課,未來又該怎麼辦?喜的是,我的破英語,終於能在他們面前侃侃而談了:「來,這是A,apple的A,這是B……」
我很快就知道,如果是順著數,他們能把L和H分清楚,若是把字母打散了,他們就得搖頭了。拜科技進步,網路上有許多認識字母的動畫可以下載,讓他們玩了一下午,我想,應該都懂了吧?
請他們來試試,嗯,只剩幾個較不易辨認的字母,例如ilgh。
我有絕招:「i 嘛,就是唉唉叫的 i,一顆石頭打到人,那個人只好 i i 叫。」把英語字母當成象形解,兩個小傢伙立刻懂了。
「那它呢?」路飛指指大寫L:「我和L不太熟耶。」

英國祖宗好偷懶

另一邊古力也有疑問:「大寫的I和小寫的L長得一模一樣,這些英國人好偷懶,為什麼不發明……」
自己不努力,還怪到英國人祖宗去:「英國小朋友都能分得清大寫I和小寫的L,你為什麼不可以?」
「那我跟他們比注音,看誰厲害?」路飛的提議很有創意,可惜我找不到英國小朋友來接受挑戰。
「不管啦,你們兩個沒把26個字母認好,今天別想下課了。」
兩個小傢伙吐吐舌頭,埋頭苦認那幾個字;明明平時都很聰明,遇到這幾個字母就……。我們師生奮鬥一整個午休時間,再歷經3個下課時間,那幾個難分辨的字母,依然讓他們吃足苦頭。
正在我無計可施的時候,班長從外頭跑進來:「體育老師請大家吃剉冰,一人一包,晚去的就沒有。」
天氣好熱,電風扇在教室上頭飛轉,兩個小傢伙舉起手在我面前晃:「老師,你可以考我了。」路飛說,旁邊的古力也點點頭,說他也準備好了。
我半信半疑,52個大小寫字母全部混雜,隨機抽測,結果呢,不管我怎麼考,他們都能分辨得清清楚楚,即使那個大寫I和小寫L。
原來,一包剉冰就能打敗所有教學策略?
啊,也不對,應該說剉冰成了另一種教學策略,而且,具有神奇的效果。

 

王文華《可能小學巡堂筆記》

開刀房不告訴你的事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日, 六月 30th, 2013

手術的進行很像是樂團的演出,從主刀醫師、第一助手、刷手護士、流動護士,缺一不可,也相當仰賴經驗與默契的搭配。第一助手通常會站在主刀醫師的對面,扮演極為關鍵的角色,類似樂團的主奏吉他手。
在大型醫院裡,擔任第一助手的大多是資深住院醫師;不過小型醫院的開刀房裡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曉不曉得,我在開刀房遇到的助手是什麼人物?」何醫師問。我搖了搖頭。
何醫師道:「我助手從前是賣拉麵的。」
「哦?」
「他說麵攤的生意還不錯,結果房東就打算漲房租,索性就收掉了,後來進到開刀房當助手。」
「這……」我的表情顯然很困惑。
「不要懷疑,他真的是賣拉麵的,跟醫學一點關係都沒有。」何醫師道:「但是,他還真的挺厲害,對於怎麼協助手術很有概念。」
「還可以這樣啊?」
「很多小型醫院都是這樣,資深助手甚至比住院醫師還要搶手呢。因為他們可以做1、20幾年,不像住院醫師這樣來來去去。」

成也助手敗也助手

「可是之前不是有新聞爆料,批評開刀房裡的無照助手?」
「是啊,所以他們就全都給辭掉啦。」何醫師搖搖頭道:「說老實話,動刀的是主治醫師,跟刀的助手最需要的是經驗,才不是什麼執照。像他這樣純熟可是抵得過好幾個住院醫師啊。」
「那你現在開刀怎麼辦?」我問。
「無照事件鬧上新聞之後,院長就順勢辭退了所有的助手,省下一筆人事成本。至於開刀,就讓刷手護士兼任第一助手。」
「這樣有辦法開刀?」
「唉,只好請刷手護士一隻手幫忙拉鉤,另一隻手穿線、數紗、遞器械。」
「這怎麼成!會出事情吧!」
「沒辦法,院長只關心成本和獲利,才不在乎什麼醫療品質咧!」何醫師氣憤地道:「強迫醫師在這樣的環境下開刀,根本就是玩命,玩『患者的命』啊!」
給各位一個建議,在您接受手術前,不要只關心主刀醫師姓啥名誰,千萬要記得關心一下開刀房裡有沒有助手。別讓自己成了「盲目節省成本」下的犧牲品。

 

劉育志《刀下人間》

愛情可以重來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日, 六月 30th, 2013

王淳菱

我談過兩段感情,一次比一次淒慘,如果第一次只能謝謝你的愛,第二次就是真心換絕情的程度。

第二次的感情讓我特別受傷,不是因為對方條件多好讓我捨不得,而是因為那是我結束第一段傷心後,抱持著在哪裡跌倒在哪裡爬起來的信念重新談戀愛,帶著更多找到人生伴侶的希望,用了更多的努力和感情,如同初戀一樣毫不保留去愛,沒想到卻又重重地跌了一跤。

這一次不僅難過失去了愛情, 更開始質疑老天爺如此的安排,我沒有用外表或金錢挑對象,只是真心地喜歡一個人,卻換來一次次的傷心。這樣的痛挑戰著我對很多信念的堅持,有一段時間我對人生、家人和自己總是感到非常地憤怒和不安,將每個人都視為假想敵,蠻橫霸道的指控每一句話、每一件事都是要傷害我的企圖,像刺蝟一般的隨時準備攻擊自衛,於是週遭的人和我相處好累,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激怒了我,而我恃寵而驕地把大家對我的容忍當作武器,肆無忌憚地將情緒發洩在每個人身上

我這樣自暴自棄了好一陣子,也曾想就屈服於愛情遊戲中的謊言和詭計,在愛情裡毫無顧忌地享受和玩弄他人情感,但我發現這樣一蹶不振、怨天尤人地過日子,我做了更多傷害自己的事情,也看清了為何那些愛情要離開。我想我是真的很生氣自己有這樣的遭遇吧!更不願讓自己成為任何星座專家為單身熟女預言孤老一生的例子,所以在哭天搶地後,我選擇了讓我的愛情重來。我更換已風乾的口紅和粉餅,為堆滿過時衣物的衣櫃換上最新一季的款式,拂拭高跟鞋上的灰塵,紮起馬尾,我把自己照顧得很好。

好幾個年頭過去了,我仍然還沒找到下一段愛情,現在的我雖已沒有少女時期的青春,卻有一份隨緣從容的心,不再像年輕時渴望轟轟烈烈的愛情,而是磨練出等待愛情的耐心,這些體驗讓我自在地面對自己已逝的青春,更有智慧地看待建立在學歷、金錢和外表上的媒妁之言,一笑置之那些妹有情郎無意的遺憾;我仍天真地相信浪漫唯美的愛情,也從不因年紀增長而放棄戀愛的機會,因為我知道,唯有如此,我才能找到在下一個轉角等著我的愛情。不管跌多少跤,傷了多少心,我都要一次次站起來,一次次談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