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 七月, 2013

萬人送仲丘

星期三, 七月 31st, 2013


一、時間:

  • 萬人送仲丘:102.8.3 星期六 18:00至22:00

二、地點:

  • 凱達格蘭大道

三、注意事項:

  1. 請大家一起穿上白上衣,以表達我們要真相大白
  2. 建議自行攜帶口罩以及飲用水
  3. 晚上燈光昏暗,請留意自身安全
  4. 晚會以和平理性為訴求,嚴肅不嬉鬧
  5. 避免任何激進行為(如丟雞蛋…)
  6. 現場設有真相貼紙攤位,提供未預購的民眾領取待用貼紙
  7. 請匯款購買貼紙的公民,
  8. 憑「手機號碼」及帳號末5碼」於攤位兌換,
  9. 我們已經為您保留了貼紙

四、交通資訊:

  1. 搭乘捷運至台大醫院站
  2. 當日乘坐遊覽車民眾,
  3. 請遊覽車司機將車停靠至中正紀念堂
  4. 再步行前往凱達格蘭大道,謝謝配合

特別提醒

  • 為避免不必要的垃圾,
  • 我們不建議攜帶食物、手搖杯等飲料,謝謝配合
  • 歡迎各位全程錄影,以防遭部分有心人士搧動混淆是非
  • 請留意身邊可疑人物,並嚴防扒手

英少女患“活雕像”病 肌肉慢慢变骨骼

星期三, 七月 31st, 2013

英國17歲女孩肖妮•納莫克從12歲時就患有罕見的“進行性骨化性肌炎”(Fibrodysplasia Ossificans Progressiva, FOP),這種疾病將會讓她的肌肉與筋腱慢慢轉變成骨骼。輕微的碰撞都會讓她感到劇痛,而疼痛會引發骨骼增生,使其身體關節不能活動。肖妮也無法接受藥物注射,因為這也會使她體內增生更多多餘骨骼。她的手臂關節目前已被“鎖”在腰部位置,而彎曲的手臂再也無法自由移動,就像靜止的雕像一般。目前FOP 還沒有任何有效的治療方法,全球600名患者與肖妮都在忍受著病魔的折磨。

莎莎 HALO一圓老闆娘夢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三, 七月 31st, 2013

螢光幕前總給人直率、大剌剌、又帶點傻氣形象的莎莎,主持節目之餘,事業觸角也觸及到服飾業,開店當起了老闆娘,莎莎說:「開服飾店是我高中時候的夢想」,但是沒有開店經驗的她,一開始卻純粹只是抱著好玩、試試看的心態,和合夥人各自投入大約30萬資金,就踏上了圓夢之路,或許是樂觀的天性使然,讓她即使遇到挫折也不以為苦,一路走來不僅沒有慘賠收場,還從當初的小店擴展到現在約20坪、頗具規模的服飾店。

莎莎Profile
本名:鐘欣愉
生日:1983/7/9
經歷:食尚玩家主持人、美麗說達人主持人、超級模王大道主持人、超級接班人主持人等。

莎莎笑說,「開店是我高中時候的夢想,每次去逛街,看到服飾店老闆娘可以每天穿漂亮衣服坐在店裡吹冷氣,還可以三不五時出國買自己喜歡的衣服,感覺好幸福。」
但是夢想畢竟是夢想,要付諸實現總是需要經過一番苦心經營,如何從無到有,對沒有開店經驗的莎莎來說,絕對是一大挑戰,只是這些挑戰看在莎莎眼裡,卻好像沒有想像中這麼困難。

開服飾店是莎莎高中時候的夢想。親力親為 傻勁闖出創業路
或許該說莎莎從未把開店這件事想的太困難,一如螢光幕前帶點傻氣的率真形象,私底下的她也是一派樂天,莎莎說自己和合夥人的個性都是不會想太多的人,所以沒有把遇到的困難當作是困難來看待,「我會認為這些問題都是理所當然的而一直這麼做下去,直到久了、累積的經驗多了,才慢慢發現原來很多事情不用自己做得這麼辛苦,後來反而是鬆了一口氣。」

她舉例說,開店之初什麼都不會,得從頭學起,因為沒有錢請店員,店內所有大小事都得自己來,她的服飾店以韓系女裝為主,但是一句韓文都不會的她,只憑著一股傻勁,就和合夥人飛到韓國去批貨,「那時候批貨、扛貨都靠自己,在東大門買完後,一早8點就要扛著貨去貨運行寄送,一個人扛著兩、三袋快20公斤的衣服,有時候連下雨都沒有辦法撐傘,批貨回國後即使都半夜了也要馬不停蹄地到店內整理、標價,才趕得及隔天開門做生意。」這旁人看起來是爆肝的行程,莎莎卻不以為苦,還笑說還好有主持外景節目訓練體力,要她多扛一袋也沒問題。

店內服飾風格以韓系女裝為主。空間寬敞 打造簡單舒適風
「HALO」位在東區敦南巷弄間,當初在尋找開店地點時,本身住在士林的莎莎,曾經考慮過士林,但因店租太驚人而作罷,後來是合夥人在東區逛街時看到有店家在頂讓,而且門牌號碼是吉利的8號,她笑說,「那時候一聽到就覺得8號好吉利、很OK,沒想太多就決定了。」開店5年多,原先是在現在店址的對面營業,但是因為空間狹小,進來兩組客人就會爆滿,便租下對面來擴展經營。

店內裝潢設計的風格就像莎莎的個性一樣,走簡單、不花俏路線,20坪大的空間裡並沒有陳列太多商品,而是留給顧客寬敞的逛街空間,一些設計上的小細節也是莎莎以客人的角度來思考,像是提供大更衣室及在更衣室內裝上大面鏡子,都是為了讓客人能夠盡情自在的試穿。由於新的店址前身是一家洗衣店,服飾店需要的基本設備都得重新規劃,好在莎莎家裡經營裝潢事業,不但可以省下不少錢,工程品質也比較安心。

平價路線 莎式風格受歡迎
莎莎說很多人開店都會擔心屯貨的問題,但是她卻沒有這樣的困擾,因為店裡賣的都是她喜歡的款式,自己穿都沒有問題。莎莎的穿衣哲學崇尚簡單、不繁複的風格,3分鐘就可以穿好出門是最大宗旨,因此,設計簡單、適合搭配牛仔褲的單品及帶有一點女人味的洋裝,都是她採購的重點。

店內價格走平價路線,單品上衣大約在800元~1500元左右,洋裝則是2000元上下,吸引不少喜愛韓系服飾的輕熟女,「HALO」搬到新的店址已經兩三年,莎莎謙虛地說,當初是為圓一個夢想而開店,不是站在要賺大錢的角度來經營,所以能夠回本就很開心了。即使身兼數個節目的主持人,莎莎對店內的事情仍舊親力親為,每個月出國挑貨、買貨都不假他人,平常沒有通告或錄影結束後也都會到店內顧店,還會親切地幫客人搭配衣服,讓不少粉絲顧客開心又驚訝,喜愛莎莎的粉絲們下次到莎莎店裡逛逛,或許有機會可以一睹莎莎風采喔!

HALO
類型:韓系流行服飾店
開店時間:約5年多
店內坪數:約20坪
店面租金:約10萬
裝潢費:約100萬
地址: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161巷9號

 

趨勢大師:20分鐘快充 電動車市場快跑~【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三, 七月 31st, 2013

汽車排放的二氧化碳及其他的廢氣,嚴重影響空氣及氣候,若能以電動車取代現有汽車,不僅能減少二氧化碳排放,且能減少對石油的依賴。可惜,目前電動車充電時間很長,如果能解決充電冗長問題,則電動車的市場將大有可為。

目前充電耗時4小時
電池,是電動車發展關鍵,高蓄電力、體積小、重量輕的高效能電池,能提升續航力,進而與汽車競爭。為讓電動車能夠行駛於各地,除了在家中充電外,還必須在各地廣設「充電站」,方能拓展電動車自由行駛。
目前電動車充電時間很長,使用6.6千瓦(KW)的充電器,約要4小時才能充飽24千瓦小時(KWh)容量的電動車電池;而汽車加滿油箱,只須20分鐘。如果電動車能縮短充電時間,市場將大有可為,不僅止於響應環保的消費者,連想要節省汽油花費的駕駛人也會考慮購買。
引進快速充電技術,是發展電動車的必要手段。現在電動車的快速充電科技已經出現,電動車使用高壓的直流快速充電系統充電,只要約20分鐘就能將車子的電池充飽,時間上已可與汽車加油的方便性相抗衡。
日本CHAdeMO是日廠開發的快速充電標準,目前主要支持者為日系同業,包括豐田、日產及三菱等汽車商,及工業界的富士重工及東京電力公司等。日本於2009年導入CHAdeMO 以推動日本電動車市場,現在已有2445個CHAdeMO充電器使用中,超過5.7萬台電動車與CHAdeMO標準相容,約佔所有日本電動車的80%。

CCS、CHAdeMO對壘
另一種與CHAdeMO競爭的快速充電標準為CCS(Combined Charging System,合併充電系統),能以單一充電接口,連接各種不同的充電源,例如在家中可使用交流單相充電、在公用充電站以3相電流連接器的交流快速充電,也可在家中安裝快速直流充電系統,及在各地充電站以直流快速系統充電。
CCS獲得歐美一線汽車廠的支持,Benz、Audi、Ford、Chrysler及Porsche皆支持此標準,BMW、GM及VW更已宣布今年內推出CCS標準的電動車。
放眼電動車的未來,很明顯地,直流快速充電將成為主流技術,至於CHAdeMO與CCS標準何者會勝出,則尚無定論,值得繼續觀察。

吳金榮

我好想你來幫我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三, 七月 31st, 2013

來到志清書店應徵的神祕女子自稱「劉一心」,要志清叫她「小心」就好。
這名字聽起來也像是開玩笑。志清問小心,是學文學的嗎?小心冷淡的說:「學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我做的事情,我應該都可以做到。」小心環顧冷清的書店:「這附近15分鐘車程有所大學和高中,我想,你的書店應該順便做賣咖啡和輕食,和那些大學高中的社團談合作,才會有人上門來。光是坐在這裡,外面那些種稻的阿公阿嬤不可能進門來。」

沖咖啡露了一手
這書店是棟舊式兩層洋樓,籌備時,確實想弄複合式餐飲,志清的父母親全力支持他,所有傢俱裝潢都是台北知名設建築師張羅的,也設計好了飲料吧檯和小型廚房,但因為妻子在小學上課,又要帶小孩,根本忙不過來,只好晾在一旁。這時小心從包包裡拿出少量咖啡粉,和一些簡單的食材,走進吧台內的小廚房,用濾泡式咖啡壺沖了杯手沖咖啡遞給志清:「你剛剛喝的咖啡,手沖之前沒有先濕潤咖啡粉,所以直接沖泡,水的衝力太大,咖啡味道就太濃,但豆子卻有股油味,潮了。你喝喝這杯。」果然咖啡溫潤、果香四溢。然後她將一小盒鮪魚罐頭和玉米粒、芹菜黃瓜切丁與一點點美乃滋攪拌成沙拉,做成鮪魚沙拉三明治,志清被這一連串奇異的動作震懾。
「我經過這裡好幾次,常看到你在發呆,我想幫你。」女子用一慣冷靜與疏離的語氣,壓低一切情緒。志清直視著她清秀的臉龐和一雙有著深藍色瞳孔的大眼,有種從未起心的慾念。他把鮪魚玉米沙拉三明治一口氣吃光,才察覺自己長久的飢餓感:「妳明天開始上班好嗎?我好想妳,來幫我……」
(小鎮書店愛情3)

小野《青出於藍》

 

既貼近又遙遠的心事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三, 七月 31st, 2013

高度,是一種視野;寂靜,是一種心情。當你身處墨色黑夜的高處向下遠望,就會得到既疏離、又親密的感動。疏離的是,理智的距離。親密的是,情感的熟悉。就像心中想念的那個人,他如此貼近、卻又如此遙遠。
曾經幾次到位於海港的都市出差或旅行,預訂飯店住宿的時候,可能會面臨兩種選擇:面向海景或街景。通常面向海景的房間,費用比較高。很多觀光客願意多花點錢,選擇海景房,甚至因此而讓海景房,在特定的假日裡出現「一位難求」熱潮。
我固然喜歡面對海景的遼闊,偶爾被安排到市景房間,也不會感到失落。老實說,我還蠻喜歡在靜夜中俯瞰市區的萬家燈火。隨著時間漸漸入夜,人車慢慢減少,只剩下萬籟俱寂的街道,偶爾一隻貓從路燈下穿過。那畫面很乾淨、很簡單,但是會給人帶來很豐富的想像空間。

巴黎閣樓舊事難忘
此刻的你,睡了嗎?那些我們一起走過的街道和回憶,都還醒著呢。
旅居巴黎的時光,我曾寄住於一幢堪稱古蹟建築第6層的閣樓,無論晴雨晨昏,彷彿陽光和雨滴降臨大地時,都選擇先來造訪我。透過木窗遠眺,可以看到前方的巴黎鐵塔,也可俯瞰鄰近的街道。我喜歡夜深人靜時趴在窗邊,靜靜看著街道,那些行人和車輛都已經消失無蹤的畫面,沉睡了日間的塵囂與雜念,卻甦醒了心中真正的在意與想念。
偶爾,會聽見木製的旋轉樓梯,傳來鄰居夜歸的腳步聲,直到他很禮貌、也很體貼地、小心翼翼地、輕輕帶上門把。那樓梯不知道已經乘載過幾代人間悲歡離合,卻始終安靜地默默看著來來往往的過客。像深夜裡萬籟俱寂的街道,瀰漫著愛過的痕跡。

吳若權《幸福人哈啦》

 

跟幾人上過床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三, 七月 31st, 2013

日本常有許多調查問男人或女人上過床的人數,女人回答人數中,雖也有5%女人上床人數是10人以上,但大部分人回答依序是跟1人、0人、3人、2人等上床過,看起來還滿普通的,但許多男人都認為女人少報了,到底女人上床人數真相如何?

大多女人閱人不多
大多女人只跟0人或1人上床,其實是真的,這些女人表示「根本沒有什麼跟男人做愛的機會」、「沒做過愛,連說都說不出口」、「在要上床前就跟他分手了」,是很痛切的現實。
很多人是只跟現在交往中的情人或丈夫而已,因為上床人數太少,有點丟臉,不喜歡被問到這問題,而且無從比較,有些遺憾;但也有人認為人數少,反而可以做比較深入的愛,逐漸熟稔而大膽奔放起來;當然也有女人性體驗人數少,而想跟帥哥男人做做看;也有女人看別的女人上床人數多,才發現自己並不喜歡做愛。
也有女人雖跟3、4人上過床,只是因為曾跟3、4人交往過,並沒有玩過一夜情或劈腿過,上床人數=交往人數;有的女人自覺很晚才拋處女,上床人數或戀愛經驗不多,全部才2人,但等過了35歲就覺得這樣差不多,上床人數不是多就好;有的女人認為自己上床人數3人,跟女友們比算少的,但自覺差強人意。
有的女人在男人面前以多報少,但在女子會時則以少報多,擔心經驗人數太少沒面子;也有女人表示「不知道要申報多少人,3人或許還算妥當!」這樣的女人上床人數滿多的,不算一夜情也人數驚人,往往還跟情人的哥們或兄弟都上過床;但有的女人雖然上床人數多,但最近多年都只跟情人一人做愛,安定下來了,因此上床人數多寡沒意義,跟女人本質沒太大關係。

劉黎兒《男女不思議》

 

原來你這麼有才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三, 七月 31st, 2013

很多女人以為自己的男友是木頭庸才,但遇到一些事情後,才發現原來男友非常有才。
有個女性友人,很介意男友過於木訥老實,從不寫情書,也口才駑鈍,不會說什麼甜言蜜語,發簡訊也都是沒啥情趣可言。她男友沒啥喜好,就是愛上色情網站,沒事喜歡在電腦前敲敲打打地在色情論壇上發文章,但平時她對他寫些什麼也不感興趣。

嘴砲一流私下病貓
有天在網路上逛到,看到男友的文章被置頂,人氣很高,還有不少積分點數,她隨手點開一篇,內容竟然是他每月的偷吃報告,不僅是經驗分享,還有教人出軌的攻略!她徹底發現男友很有才!那種情色文筆可說是行雲流水,尤其描述男女之事,還真看得網友心癢癢,而底下回文的網友,除了讚嘆她男友的生花妙筆,還對他羡慕又妒恨;當然有不少是與女網友打情罵俏的留言。
其實這種男人,讓女人最氣憤的就是,平時扮演可憐的病貓,而他們的女友多半是比較心直口快的女人,相比之下,男友就是外人看來被欺負的角色,做愛也要死不活地,表現不優,被女友白眼後,還經常流露出無辜的表情。女友頭幾次看到這表情,真的會很愧疚,認為自己對男友太嚴苛了;久而久之便發現,男人只是在她面前死不死活不活的,要是遇到別的女人,立刻變成活潑陽光,開朗外向,還會悄悄地搞曖昧調情,這種老實男人的原則是:只要沒被抓到,一切都不會怎樣。
當然,別以為這些男人說沒意見,就真的沒意見,某男有一天突然跟某女分手,分手的理由誰都不知道。只知道某女接到某男的電話:「妳以前總是說我做事情沒主見,這次我有主見了,我們分手吧。」一生中就這次最像男人了!

鳥來伯《情慾愛神話》

 

聯誼告白後 癡等他5年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三, 七月 31st, 2013

身為新時代的女性,我一直認為追求幸福就該大膽說。那年高中畢業進入工廠做事,老闆是個已經當爺爺的人,他老人家擔心單身的工人找不到另一半,所以一年辦一次聯誼。第一次參加是被迫,但去一次便愛上了,因為活動很好玩。第二年聯誼,就遇到一個讓我一見鍾情的人,之前從沒見過,他是其他單位的同事。
活動分3關,第一關戴眼罩聽聲音,3分鐘換一個男生,我這才知道聲音有魅力之分,光是聲音就可以讓人充滿想像。我首先愛上他的聲音,不過也很擔心他不是我所喜愛的樣子,但還好,第二關拿下眼罩,單純猜拳益智遊戲,看到他真面目的第一眼,心就飛到他身上了。
第三關抽卡聯想,他抽到「忠義」,滔滔不絕地從三國演義講到中華民國,講了快30分鐘,講到有人閉眼了,被主持人請下台,但我卻聽得津津有味,長得好看又有內涵,完全就是我的菜嘛!

想要示愛嘴不管用
輪到我時,抽到「什麼愛」,明明想要好好示愛,嘴巴卻不管用,講不到3分鐘就詞窮,還不敢看他的眼,只好瞪著主持人,主持人開我玩笑:「妳今天不是來跟我聯誼,不要一直看我啊,我會害羞的。」
真是失策!我自詡新時代女性,國中就曾在喜歡學長的班級內,大喊要做他女友,轟動全校,如今……唉!到了最後一關,就在我心灰意冷之際,有別的男同事突然告白了,現場響起熱烈掌聲,這激勵了我!看到他正要起身,想到他可能要向別人告白了,我不想輸,一股腦衝到他面前做愛的大告白!講完,他傻了,現場鴉雀無聲,主持人先大聲歡呼,其他人才響起熱情掌聲,我成了當天唯一告白的女生,也是公司舉辦聯誼以來,第一個向男生告白的女生。當天,他說謝謝,說當朋友看看,然而朋友一當就當了5年,可惜有緣無分。
工廠是在鄉下,我的「事蹟」不久就傳開,有人欣賞我,有人罵我破麻,真的很難聽,不過都打不倒我。幸福本來就是自己追求,女追男很正常,我以當天的行為為榮。

芬芬╱屏東

 

賣妻子金飾 不得已 ~【正妹創業向錢衝連線】

星期三, 七月 31st, 2013

家中不富裕,爸媽知悉我有了結婚的打算之後,躍上臉龐的喜悅中,隱隱散發著憂思,從小到大,對於父母的臉上變化,早已掌握了然—無非擔憂困頓的經濟而已。
直到表明婚禮的一切開銷,舉凡聘金、婚紗、喜餅、金飾、宴客等,我會用自己的一雙手拚搏掙得,爸媽臉上堆著的是欣慰,更多的卻是對婚禮籌劃中毫無貢獻而愧疚。

紅盒金飾 老母心意
當時,我與內人的家分屬南北兩地,而迎娶儀式的吉時卻擇訂在一大早,為了不耽誤時辰,我們突破傳統,前一晚就先見了面,與家人共餐,再去附近的飯店住了一晚。
晚餐之間,老母拉著我和內人到她的臥室,然後從床墊下拿出一只長條紅色絨布盒子,打開來,是一整套的結婚金飾,看了幾秒後,老母將金飾遞給內人時,說:「兒子也就一同交給妳了。」突然,我看到老母的脖子,再也不似昔日閃著黃色光芒,推測著她應該是拿自己的金項鍊去換了這一組婚飾;果不其然,私下「逼供」的結果,除了金項鍊外,她還向幾位阿姨們借了些錢湊數。
知道老母相贈內人的這組黃金,除了想消彌為人父母對子女的虧欠之外,主要是藉由貴重金屬的贈與,象徵富貴與祝福,代表的更是家族的傳承與責任。
婚後,我夫婦倆的薪水雖不優渥,銀行帳戶存款不超過5位數,生活卻也算是衣食無虞;唯一的困擾,是仰賴老天爺賞飯吃的父親,經常在7、8月份颱風季節,因為農作災損需要調頭寸。

5萬塊錢 籌不出來
記得那一天,中午12點剛過,總機要我接一通來自家裡的電話,逡巡,心中湧現不安,臆測著與金錢脫離不了的訊息。
「歹勢啦,攏是阮作父母的憨慢,散赤(貧窮)到需要甲你借5萬塊錢,歹勢、歹勢……」老母親一開口就道歉頻頻,讓我窘得不知所措,直到給她一個匯錢的承諾,以及急著去用餐的理由,這才掛上電話。整個腦子搜尋著5萬塊究竟能從何而來的念頭,數字空罄的存摺,談錢色變的友人們,助燃了我的焦慮。
下班之後,將讓我窘迫的5萬塊告訴了內人,夫妻倆靜默了一會兒,只見內人移動腳步進入臥室,步出客廳後:「把這個拿去變現,明天趕快匯錢回家吧!」內人把紅色絨布包覆的長方型盒子交付我手上,逕自轉身到廚房,而我,騎了摩托車第一次進入了銀樓,把這盒婚前一日得到的傳承與責任,換成一疊紙鈔,隔天,一張不留地,悉數匯回去給了「本人」。
事過境遷,父親在農園裡,因為烈日暴曬引發心肌梗塞而過世,守喪期間,我們一家人有了更多的互動與相處時日;老母親提到父親的驟逝,什麼紀念品都沒有留給我們這些孩子,慨嘆之餘,話鋒一轉對我說:「所幸,當初我不顧你父親的阻擋,硬是借了錢幫你們夫妻倆買了一套金飾,就當作是我今生留給你們的紀念吧!」老母親揩去眼角的殘淚說了這幾句。
我與內人面面相覷,不發一語,暗自鬆了口氣,因為老母親沒有要看看那一組被我們變賣掉的金飾。

三金╱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