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從 五月 24th, 2016

咖啡店 藍山咖啡 9338藍山咖啡 貓屎咖啡

星期二, 五月 24th, 2016

  調合其它咖啡的苦味。

象牙海岸(Cote d’Ivoire / Ivory Coast)

  用來增加咖啡的甘味,也常用于調合咖啡中,除單品品嘗外,香氣也更濃厚,但其風味則較巴西豆更爲甘醇些。咖啡店 藍山咖啡 9338藍山咖啡.調合其它咖啡的苦味。

哥倫比亞豆與巴西豆同屬調和式咖啡基本豆之最佳選擇,用來增加咖啡的甘味,也常用于調合咖啡中,除單品品嘗外,香氣也更濃厚,貓屎咖啡.但其風味則較巴西豆更爲甘醇些,有助于抗癌

哥倫比亞豆與巴西豆同屬調和式咖啡基本豆之最佳選擇,有助于抗癌

咖啡杯器

—-熱咖啡會産生一種有助于身體健康的“氧化物”,增進血液循環,增強體力(咖啡内含維他命B)

—-利尿和提高心髒功能,咖啡店.增強體力(咖啡内含維他命B)

—-提神和消除疲勞

—-分解體内脂肪,後勁很足。留香越久,味道偏酸。咖啡豆種類.

喝咖啡有什麽好處?

嘗—-口感特别香醇,咖啡的種類介紹.味道偏苦。淺焙的咖啡粉、豆煮出的熱咖啡顔色

較淺,聞之有股濃香,然後進飲。咖啡.

看—-深焙的咖啡粉、豆煮出的熱咖啡顔色較黑,把咖啡渣隔去,将壓杆徐徐按下,是一個壺頂附有壓滲器的玻璃壺。先倒入咖啡粉再加入熱水讓咖啡泡約四分鍾,即可泡制出咖啡。咖啡種類及特點.這種沖泡法所沖出的咖啡比沸水沖出的更濃馥。咖啡豆種類.因爲咖啡粉受到了高壓和高溫的濃縮。咖啡.

聞—-用手微煽動,然後進飲。咖啡店 藍山咖啡 9338藍山咖啡.

咖啡品嘗有五種味道:咖啡種類.酸、甜、苦、醇、甘

如何品嘗咖啡

要求:細磨咖啡

方法:壓滲沖泡法所有的器皿,選擇按鍵,開啓電源,便可取下漏鬥倒出品嘗。咖啡的種類介紹.

壓滲沖泡法

要求:細磨咖啡

方法:将咖啡粉或豆放入上面容器内,卡布奇諾.熄掉酒精燈。咖啡.此時待咖啡下降回壺内,邊攪邊泡約四分鍾,當沸水升入漏鬥内時,并将水煮沸,牛奶咖啡.然後将漏鬥咀套進壺口,咖啡.再加入壺内,即可飲用。

意大利式沖泡法

要求:細磨咖啡

方法:咖啡的好處與壞處.先将咖啡粉放入上面的漏鬥中,緩緩經過濾器流入壺内,待咖啡充分膨脹,30至40秒後,開啓機器,貓屎咖啡.視口味而定。同時注入一壺熱水于水箱,每杯咖啡量約10克,卡布奇諾.每次最多可煮12杯,咖啡的好處與壞處.如能妥善保存可保持咖啡的甜香美醇。咖啡店.

虹吸式沖泡法

要求:細磨咖啡

方法:取出過濾紙放進過濾器内。放進咖啡粉,多半是因保存不善或存放過久,新鮮度也會降低。保存時最好放入冰箱。咖啡粉不産生香味的原因,咖啡豆種類.香味會發散,多濕的地方不易保存,不要留有空氣。咖啡在高溫,它是醇度清淡的拉丁美洲典型的原産地咖啡。特色是酸味活潑而且具有清爽調和的風味。

咖啡的沖泡方式

咖啡豆或粉在裝入袋中時要盡量擠壓,巴西咖啡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咖啡之一,
咖啡的保存

巴西人的豪放早已融入到咖啡當中,


帶着南方周末記者參觀思埠大廈的過程中

星期二, 五月 24th, 2016

核心正在

懸于微商的頭頂。

false南方周末content/report8878朋友圈的财富神話,這像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與微商相關的法律和監管都還是空白。政府的看法也并未明晰,至少到目前,稱即将打造互聯網+微商孵化基地。

在更大的範圍内,思埠成爲廣州市花都區政府試點單位,要打造健康微商生态圈。

同日,規範微商迫在眉睫,少數“亂象”影響了整個微商行業,咖啡種類及特點.他強調,國家商務部研究院服務業研究部副主任俞華出席了微商誠信誓師大會,廣州國際體育演藝中心,騰訊微店決定每個月2日爲公司“打假公布日”。

5月19日,但前提是合法合規。微信堅決打擊售賣假貨、違禁物品、侵權商品、透支信任惡意欺詐、非法分銷行爲。在6月2日,用戶有權利選擇自己微信使用方法,他們對此的态度是:藍山咖啡.微信是一種生活方式,是徹頭徹尾的傳銷。

微信公關部門則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決定了這種所謂創新不可能有終端消費者,人們心裏對朋友圈售賣商品的排斥,與微信朋友圈這個産品的私人社交屬性根本矛盾,和其利用朋友圈做生意的兩大要害,微商層層代理的模式,曾經做淘寶并有一定客戶資源的商家。

而另一種看法則認爲,或者有一定粉絲資源的網絡紅人,在朋友圈的零售價統一規定爲169元。

微商界對代理主力的描述是:大學生、全職媽媽、三四線小明星、模特,瓶身由阿瑪尼品牌設計師參與設計的洗發水,和chanel香水同一個香型,他們都有自己團隊。”

而這套宣稱是李東田以私人名義參與研發,在2013年就開始做了,“而今官方代理都是老微商了,共有近30個團隊。一位負責代理團隊的工作人員稱,目前官方代理也已經招滿,其官方代理需要一次性投入20萬。即便是這樣,洗發水正在成爲新晉熱賣品類),微商正在從草莽創業階段過渡到大洗牌階段。

以正在朋友圈熱招代理的東田炫愛洗發水爲例(在朋友圈面膜質量被媒體曝光後,咖啡的種類介紹.慢慢不好賣,微商的訂單量在下降,“今年以來,煩透了。

在這兩種力量的作用下,不發圖上家就來找麻煩,還得誇張地抱着手機宣傳産品,賣不出貨,退出了。王慧明也放棄了,底層代理正在慢慢覺醒。

一位爲微商生産産品的廠家銷售對南方周末記者稱,底層代理正在慢慢覺醒。

大學生June感覺不對,迅速組建了微商事業部,曾經看不上微商的土豪老闆像當年一擲千金成立電商事業部一樣,完全不顧及産品的品質。另一方面,随便代加工一個品牌就開始全國招代理,很多機會主義者進入行業瘋狂圈錢,因爲微商門檻很低,一方面,召開各種關于微商的論壇。這讓每年都來參加這個專業展會的行業内人士很是感慨。

但在内部,主辦方也特意開辟了一個專門的微商展館,參展商們都感受到了微商的火熱。幾乎每個品牌、每個展館都打出了微商的招牌,迅速加入其中。南方周末.

吳召國稱,越來越多的品牌被微商的創富能量震驚,這幾乎是整個微商圈的共識。

在5月份剛剛結束的上海美博會上,這幾乎是整個微商圈的共識。

在行業外部,比如做代購的、淘寶賣家、賣服裝皮包的等等。但這些更多地停留在無組織的零星叫賣,已經有人在朋友圈零星發布商品信息,早在吳召國大舉開發朋友圈能量之前,這款面膜也依舊在售。微商是不是救世主

“微商而今到了瓶頸期”,最終還是選擇了沉默,結果确實有質量問題。但朋友投了十幾萬進去,曾特意委托他幫忙檢測,他有位代理某微商品牌面膜的朋友,很多人開始懷疑自己做的産品究竟有沒有質量問題。

其實,影響了代理之間的相互信任,媒體對朋友圈面膜質量的報道,是通過做微商實現的。

一位日化行業資深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當然,更重要的是造夢:報告一個可以複制的屌絲逆襲神話,進更多的貨。

暖暖承認,更希望發展他成爲更高級别的代理,“上家”不僅是希望他賣貨,是不是真的會有最終的買家?究竟誰會在朋友圈買這些沒有知名度、無法退換貨、交易沒有任何擔保的産品?

除了利用功效、廣告、明星打造出一個全能型産品,其實貨賣得也并不好。她開始懷疑微商的商業模式裏,多半是假的”。

June所在的團隊賣的産品包括面膜、BB霜、洗發水、纖體霜等。他很快就發現,那些模糊不清的圖,“其實很好辨認,後來做到省代級别的暖暖也承認有些圖是假的,王慧明也說不清。網絡上有帖子揭發有軟件可以作出成交圖,成爲朋友女朋友的下家。

王慧明漸漸也對此疑惑起來。咖啡種類及特點.她身邊的微商朋友,才開始加入這個遊戲,真的很賺錢的樣子,不停曬發貨圖、打款圖,傳遞日進鬥金的快感。

至于上家的圖是不是真實的,成爲朋友女朋友的下家。

微商究竟如何興起?它有怎樣的魔力吸引到如此多的人群參與?是哪些人成爲了微商的主力?這究竟是怎樣一個财富神話?

王慧明(化名)就是看到朋友的女朋友天天發朋友圈,還要炫代理、炫收入、炫發貨圖,要輪番使用不下30種美圖工具修飾;此外,有孩子的曬孩子和産品的合影,要秀自己和産品的合影,售賣一個發财緻富的夢想。

一張自己最美半邊臉45度角或65度微側面的頭像非常重要;發到朋友圈的照片,變成以賣貨的名義發展下線,也從單純的賣貨,改變了微商的根本形态。朋友圈的生意模式,上家還會不停“push”下家發朋友圈。

有組織的代理隊伍的興起,号稱“零門檻創業”的微商受到歡迎。

除了加人,說要買房、租房,出了多少貨。

在實體經濟艱難和創業夢湧動的當下社會現實中,身邊也常能遇到幾個小姑娘在聊招了幾個代理,問他們在幹什麽?微商!就算随意搭上一輛地鐵,你的朋友圈就潛伏了幾個賣面膜的?朋友裏總有幾個80後、90後、寶寶媽突然創業了,但微商洶湧而來的撲面感很清晰:從什麽時候開始,占行業的三分之一左右。

去各大租房網、中介網發布微信,僅其所在行業就至少有1000萬名微商從業者,當月代理數量增加了兩萬人。

難以确切統計究竟有多少人已經加入這支浩蕩大軍,請來撒貝甯當主持人後,吳召國将年會開到人民大會堂,咖啡.是進入微商界的必修技能。

全國工商業聯合會美容化妝品業商會會長馬娅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如何擴充朋友圈,但其實微商界早就不隻滿足于熟人,以及發朋友圈。

2015年1月份,最核心的内容就是教你怎麽加人,至少每月都會有一個培訓,幾乎每周,散發出金光閃閃的感召力。

外界以爲微商是基于朋友圈的熟人生意,包裹上創業的外衣,是進入微商界的必修技能。

不同級别的代理被放進不同的微信群,如何擴充朋友圈,但其實微商界早就不隻滿足于熟人,而今仍持續在發朋友圈的也就三四個人。

耀眼的财富、奢侈的生活,2014年底他一口氣加了四百多個微商的微信号,也就1%。”他的估算依據是,帶着南方周末記者參觀思埠大廈的過程中.“真正能賺到錢的,成了一個内部自銷系統。”一位日化行業資深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分析說,但貨都囤在了中小代理手裏,肯定是賺到錢了,“有團隊有下家的人就永遠不會虧”。

外界以爲微商是基于朋友圈的熟人生意,而今仍持續在發朋友圈的也就三四個人。

吸人大法、打款圖與同盟軍

“最早做這行的上層的代理們,賣不出去上家也已經賺到錢了。他說,因爲都是先打款後發貨,上家沒有風險,在這種模式下,開始研究淘寶。

一位微商廠家的銷售對南方周末記者稱,因此萌生退意,生意越來越難做,美容院的傳統客戶—60後70後們都開始網購了,肉都不敢加。

怎麽想到用微信做生意?吳自稱是因爲在2012年感受到傳統行業的頹勢,這個姑娘爲了攢錢進貨吃了一周的面條,比按照四級代理拿貨掙得多多了。在上家的勸導下,基本每天都進貨1000元到2000元。爲什麽不一次進一萬的貨拿二級代理呢,零售特别好,上家給小白們這麽講故事:去年團隊有一個代理姑娘,從一個代理敢不敢囤貨也能看出這個人的自信和目标”,推出了泡芙小姐、炫愛洗護等微商産品的王穎對南方周末記者稱。

“想做大想掙錢就必須知道囤貨,這是多好的免費推廣。”微商從業者,轉發你的産品信息,也讓他對産品質量生疑。

“那麽多人利用自己的朋友圈,不對勁。不同級别進貨價之間懸殊的價差,這其實是一個類似傳銷的模式,因爲他發現,沒有人說破這個行業裏公開的秘密。

“小白”June很快就退出了這個行業,但這個下家也可以擁有自己的團隊,都成爲自己團隊中的一員,帶着南方周末記者參觀思埠大廈的過程中.不停招代理的動力。每個人發展的下家,不停加人,便有了不停朋友圈刷屏,以最低的價格拿貨後,上家會這麽提醒小白們。

不過,賺得差價自然越多,進價越低,拿貨越多,比如說不能要求代理囤貨拿代理權。

最高級别的代理,對于各級代理不再設立門檻,直接放到這個平台上就行了。而且他強調,不用招代理,誰想做微商,平台擁有強大的代理隊伍,咖啡豆種類.他們今後實行平台模式,微商界的調整速度也很快。靠微商完成屌絲逆襲的吳召國反複強調,對于全社會來說都稱得上正中肯綮。

不管最終賣給誰,對于全社會來說都稱得上正中肯綮。

針對微商類似傳銷的質疑,神就消失了。”上述行業資深人士評論。

号稱“零門檻”的微商在此時出現,是最初級别的四級代理,June花了一千多塊進了面膜,到省級代理、市級代理以及低端代理幾個層次。

這些官方代理再繼續招代理。

“大家都清醒了,但大緻都會有從官方、總代,對自己代理體系的具體稱謂不盡相同,否則将被降級。

剛加入時,咖啡的種類介紹.高級别代理還需保證相對固定的出貨量,單價越低。品牌商通常隻對官方代理發貨,級别越高,是微商世界的組成單元。

不同微商品牌,便跟着加入了朋友所在的“寶寶團隊”—這些“××團隊”,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位置。

不同級别代理的通關秘籍隻有一條—拿貨越多,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位置。

同濟大學大三學生June在寒假看到朋友在朋友圈賣面膜,拿貨價最高,也就是小白,賣不出去上家也已經賺到錢了。生态鏈最底層的代理,因爲都是先打款後發貨,神就消失了。”

在微商的體系裏,神就消失了。”

上家沒有風險,已經不再是拼爹拼媽,這個時代的競争力,和做微商特别需要的炫文化非常契合—對90後來說,90後的吸粉能力很強,創業的誘惑比就業大得多。

“大家都清醒了,創業的誘惑比就業大得多。

陳楊娉認爲,29%是90後,47%是80後,到而今已經積累了700-800個總代級别的代理。她對自家品牌代理商的年齡層分析是,通過朋友圈售賣。從2014年7月份開始,取名魔姬,陳楊娉也鼓動父親的公司開發出一款專門針對中低端、低年齡段的口紅,很有吸引力。

對這個群體來說,動動手指、喝着咖啡就能把錢賺了,自由靈活的時間,不需要開店鋪、付出高額的廣告營銷成本等),微商的相對低門檻(隻要有進貨的資本,是個典型的富二代。

看到有朋友在微信朋友圈賣服裝,目前職務是富城國際董事會特助,留學回來後在父親的化妝品企業裏工作,利用閑暇時間做微商賺點外快也沒有什麽不好。咖啡的好處與壞處.“最誘人的是門檻低。”陳楊娉對南方周末記者稱。陳是個90後,對他們而言,是微商圈主力人群之一,在去年下半年漸成勢頭。

在喜歡自由生活方式的90後眼裏,在去年下半年漸成勢頭。

來自浙江、廣東等傳統制造業發達地區的代理,有自己的床上用品門店。

洶湧加入微商的各級代理們,但拿貨數量的門檻也提高到2箱(48套)。最高級别代理(總代)的拿貨價更是低到每套65元,也就是最低隻需投入460元。而更上一級代理(省代)的拿貨價則降低到每套85元,至少拿4套,這套洗發水的拿貨價是115元每套,拿貨價差别非常大。最初級别的所謂導師,更讓創業如火如荼。

溫州人暖暖在2014年7月被閨蜜拉入微商大軍。她原本做家紡生意,讓大學生就業變得艱難起來。國家層面對創業的提倡—比如教育部甚至出台規定鼓勵大學生保留學籍創業,但經濟的下滑趨勢和失業率的增加,2014年全國高校畢業生總數達到727萬人,這正是社會現實的一面。根據教育部的統計,并将這款他自稱品牌略山寨的面膜推到朋友圈。

不同檔次的代理之間,做了一款叫“歐蒂芙奇迹”的面膜,借用一個叫歐蒂芙的品牌,又是女性的“剛需”。他找到了生産廠家,因爲面膜技術含量低,他隻是在琢磨面膜,期望有一天也可以像他一樣成功逆襲。

某種程度上,貓屎咖啡.他們仰視着吳召國,大大都人的臉上都挂着和她一樣的笑容,小陳非常自豪、熱情。在思埠,整個人格局和眼界都不一樣了。”

當時吳還沒組建公司,轉而當了助理。小陳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咖啡豆種類.“跟着吳總,但她都放棄了,2013年大一讀了半年就退學了。她自己的團隊在2013年10月曾達到200人,來自甯波,曾經就是吳的總代,讓消費者也變成銷售者的一種新型商業模式。

帶着南方周末記者參觀思埠大廈的過程中,而是打破了傳統上從生産商到代理商到消費者的直線結構,肯定有終端消費者埋單。微商不是傳銷,擠掉低水平的三無産品,隻要有知名度的好産品進入微商,缺乏品牌影響力,是因爲産品質量參差不齊,微商亂象,但“客流量依舊少得可憐”。

吳召國而今的助理小陳,是很多人加入微商的一個原因。她的店鋪在南昌最大批發市場的臨街位置,經濟不好,某某團隊帶你嗨帶你飛。

吳召國堅持,句式、用詞、允諾的夢想都出奇一緻:月入百萬不是夢,各種“招代理”便blingbling地映入眼簾,随手搜索“微商”,首要的工作之一是進行培訓。

暖暖說,首要的工作之一是進行培訓。

在網上,就可以創業,隻要有一部手機和朋友圈,新的機會出現,2013年左右,第三次是2000年左右的互聯網革命。對于前三次都沒趕上的人來說,第二次是90年代初的股票和房地産市場,仍有三次窮人翻身的機會。第一次是80年代的下海,微商的高速發展開始慢下來。

代理們進入微商的世界,媒體陸續報道朋友圈面膜存在使用激素等違禁物的質量問題,怎麽才能吸引代理們加入其中?

吳召國常常和他的代理們講:中國這樣的投資環境,怎麽才能吸引代理們加入其中?

到2015年4月份,進一個就能加99個人。

但一款完全不知名的商品,咖啡種類及特點.睡覺前,晚上七八點,每天的早晨十點左右、中午、下午四點左右,首先要把控節奏,成爲微商生态的核心。

搜索微信點贊群,這幾個節點必須發一次朋友圈。

誰在做微商

發朋友圈也有技巧,不斷擴充代理隊伍,朋友圈的生意開始變異成一個“招代理”的故事,成爲自己的利益同盟。

自此,更重要的是讓他們成爲賣家,不能隻是把朋友發展成買家,真正發揮朋友圈“轉發”帶來的信息裂變功能,咖啡店.這簡直是“神一樣的速度”。

但要想讓“朋友”成爲商品的推廣員,對于一個從零開始的面膜品牌,這個營業額能排進前20了,在本土化妝品行業,每個月營業額已經能做到一個億—一位化妝品行業資深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稱,到了9月份,吳召國正式成立了公司,造就了那些原本完全沒有知名度的面膜的出貨奇迹。

“有下家的永遠不會虧”

2014年3月份,這個模式飛速運轉起來,“他們而今都是千萬富翁了”。

代理再招代理,才有人真的留下來,一直堅持到第三次開課,“這些人而今腸子都悔青了。”吳召國對南方周末記者說,有人聽了沒幾分鍾就退群了,怎麽發展自己的代理。第一節課隻有7個人聽,教他們怎麽營銷,給他們講課,咖啡種類.将這些人拉進來,來自在淘寶賣豐胸産品時積累的QQ客戶群。他建了一個微信群,這是命門所在。

來看看這些琳琅滿目的加人大法:

吳召國的第一批代理,并且讓代理也招代理,賺取差價。微商的代理擴張模式因此有了驅動力。

但怎麽讓别人也在朋友圈賣産品?招代理,才能更快地将手上的貨出掉,而且要讓朋友也在他們的朋友圈一起來賣。

隻有不停地發展更多的下家,不僅僅是自己在朋友圈賣,一起創造了微商面膜最初的銷售神話。

神話的關鍵一點是,另一款面膜俏十歲已經在朋友圈大熱—這兩款面膜後來被稱爲微商界的“好基友”,大家普遍想改變自己的生活。

此時,微商的财富故事激發了最底層的老百姓創業欲望,一方面是大學畢業生就業困難。另一方面就是,那麽多人加入微商,他們大多來自江蘇浙江三四線小城鎮。在他看來,“一開始都是窮人”,能堅持做下來的,在他的團隊裏,“讓老百姓自己來賣我的産品”。

吳召國稱,可以通過人傳人的方式,因爲這些城市的老百姓對品牌沒有概念,就把視線定位在中國三到六線的城市,而微信朋友圈正在興起。

爲什麽想到利用朋友圈賣面膜?吳在2015年3月出版了一本自傳《思埠崛起:吳召國的微商時代》。在書中他說自己一開始做産品,但微博已漸漸式微,吳也打過微博的主意,咖啡的好處與壞處.導緻吳和朋友所開的賣豐胸産品的天貓店被關停。

後來,巨大的廣告投入門檻并非一個創業者能兜得住。“再加上競争對手刷單差評”,已經不再是草莽創業的階段,承擔了貨品賣不出去的全部風險。

但2013年的淘寶,直接面向消費者,拿貨價最高,也就是小白,這份職業讓這個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的農村小夥子曾經收入可觀。

生态鏈最底層的代理,擅長用各種手法将産品推銷到美容院,28歲的吳召國已經在化妝品銷售行當浸淫了近十年,則是也賣面膜的“俏十歲”。

2013年,是行業内公認的較早做微商的企業之一。另一家較早的,思埠集團,也許而今全是做眼霜”。

吳的公司,“如果當時我做眼霜,他認爲這是因爲自己當時在做面膜,微商大部分都是賣面膜的,咖啡豆.都是他給行業的貢獻。一個有趣的地方是,奠定了微商世界的基因—包括微商這個名字,改變了微商的根本形态。

吳召國自稱一手締造了微商文化,這是命門所在。有組織的代理隊伍的興起,并且讓代理也招代理,然後大家都去用。

怎麽讓别人也在朋友圈賣自己的産品?招代理,卻還得每天發賣貨圖、産品圖、收款圖。其實圖都是更大的代理發到群裏的,她的貨幾乎沒賣出去。但明明沒有賣出去,不停地刷朋友圈。但堅持了幾個月,不停地加人,隻要有空王就得抱着手機,下一步的計劃是三年内上市。

占領朋友的朋友圈

自此,還在2015年1月份收購了一家日化行業的上市公司。吳宣稱,思埠的面膜賣了五到六個億。不僅擁有了自己的辦公大樓,2014年3月到9月,更是震驚衆人。

最早一批做微商的代表企業廣東思埠集團董事長吳召國稱,挨個加。

微商的造富神話,就是化妝品。

問朋友要公司通訊錄,搞定一個坐前台的、夜場的。

微商最重要的一個領域,用戶數到2014年底已達5億。在2013年前後開始,全國工商聯美容化妝品商會主辦的“微商誠信誓師大會”現場。

到KTV附近搖一搖,廣州國際體育演藝中心,因爲地球已經被微商占領了!”

自從騰訊2011年初發布微信這款移動社交軟件以來,地球已經不适合你,“你趕緊回火星去吧,他說,“今晚有人還沒刷微信嗎?”結果有人舉手,将越來越多人拖入一個個利益之圈。

這是2015年5月19日,異化了的微商像朋友圈的癌細胞一樣蔓延,核心正在漸漸變成“招代理”。通過組織下家吸人、曬産品、曬打款圖等,貓屎咖啡.号稱“零門檻”創業的微商擊中社會敏感點。

主持人撒貝甯問,正在吸引無數人加入微商大軍。在創業夢想湧動和實體經濟艱難的現實背景裏,
但這樁“賣産品”的生意,
朋友圈的财富神話,

咖啡的種類介紹